Meta面临易守难攻局面,元宇宙作为Meta未来的重要战略方向,依然还需要持续投入。与此同时,作为利润支柱的广告业务也面临挑战。今年6月,曾领导Facebook广告业务的雪莉·桑德伯格宣布将卸任Meta首席运营官,并于8月1日正式卸任。

原创Sia机器之能元宇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才是有价值的投资?谷歌大公司如何扼杀创新?苹果还在创新吗?

撰文|Sia

他是一个神童,iPod和iPhone是他最知名的作品。

38岁的他曾紧紧控制着苹果三张王炸中的两张硬件开发,当时的《财富》杂志这样评价道:“一头金发和天生美国式的自信,……他的自信和非凡的人格魅力,使得他广受欢迎。”

后来,他与别人共同创立NestLabs并于2011年凭借智能恒温器开启消费智能家居市场。

他为苹果和谷歌贡献了自己的创意,却又先后被迫离开。他就是TonyFadell。TonyFadell

如今,TonyFadell在巴黎从事科技产业投资。最近,他带着新书Build:AnUnorthodoxGuidetoMakingThingsWorthMaking重回大众视野。300多项专利傍身、加之过往硬件产品的巨大商业成功让这部新作buff叠满。该书不仅在美国亚马逊评分稳居4.8(位居VC类畅销书榜首),也是《纽约时报》、《华尔街时报》畅销书,并被《金融时报》列入夏季推荐书单。

新书部分是回忆录,讲述作者从产品设计师到领导者、从初创公司创始人到高管再到导师的个人旅程。部分关于科技行业八卦。而书名中的关键词“unorthodox”指向了真正重要的东西——老派(而不是疯狂)的建议以及关于人性的细节——如何建立你自己、团队、项目甚至公司?技术快速变化,唯人性不变。

近期,TonyFadell做客TheVerge播客节目Decoder,与主編NilayPatel就元宇宙、谷歌大公司如何扼杀创新、苹果的创新等内容展开对话。

01谈元宇宙:300亿美元?是认真的吗?

谈到做决定,比如投资谁,TonyFadell追求的是“直觉、理性和情感决定的混合体。”比如,喜欢这支球队吗?我喜欢这个人吗?他们值得信赖吗?是在做重要的事情吗?

所谓“重要”,意味着“存在”——做些什么帮助这个社会或者地球?特别是,当人到了生儿育女阶段,你不得不思考“存在”,至少想为孩子、孩子的孩子做些什么,让这个星球变得更美好。(笔者以为,这或许是他的投资公司FutureShape的名字由来)。

“这是我想每天花时间与创业者一起做的事情,也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他在节目中谈到。因此,他真不想听到有关元宇宙的事情,“去他的,元宇宙。”

当然,TonyFadell并不反对VR、AR或XR技术本身,他也了解这些技术在某些领域的应用,比如设计。1989年以来,他也一直在做VR,也投资了这方面的公司,比如GravitySketch,一家公司从事直观的3D设计平台设计,跨学科团队可以在3D环境中进行协作设计。TonyFadell用“惊人”来形容这种协作设计。比如在医疗领域,通过“见我所见”,让专家看看你在做什么,然后指导你完成任务。

他不喜欢元宇宙主要是不认可这种技术应用方式。他希望能够看着别人的眼睛,想看到、感受和审视他们的灵魂并建立关系,这就像Zoom比打电话要好得多。但是,Meta的元宇宙却投入如此多的金钱和时间让人类变得更加孤立、停止建立人际关系。

“300亿美元,只是为了更好地游戏?而且,在那里,还没有手,没有身体,也没有躯干,甚至不能直视彼此的眼睛。”他表示惊讶,“是认真的吗?让我静静。”技术应该用来解决一些真正问题,而不是无中生有,甚至制造新的问题。

那么,什么样的项目才能入TonyFadell的法眼呢?“都是一些疯狂的事情,没有人看到我们正在进行超前投资。”他说道,不是你在媒体上听到的什么元宇宙、NFT那些。

他公开了一家被投公司的名字——MenloMicro。维基百科显示,这是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欧文的技术公司,利用材料科学的进步开发出微机电系统(MEMS)电子开关(IdealSwitches)。该公司于2016年从通用电气的风险投资子公司GEVentures分拆出来。

IdealSwitches被用来取代继电器,有望改变城市、建筑、家庭和电器(从电动汽车到照明)的电力输送范式。由于其能源效率特性,成本更低、使用寿命更长、更智能,也有利于减少破坏气候的排放。

据媒体报道,例如,全世界有超过10亿台吊扇。用他们的产品替换现有的风扇控制器将节省足够的能源,使大约17座发电厂脱离电网。

仅在美国的建筑物中就有超过200亿个插座和开关,这家公司的产品将使这些设备变得更智能、更小、更安全和更互联。家庭和办公室将变得更加方便和高效。

作为“iPod之父”、Nest创始人,TonyFadell对开关还是略知一二的。他认为,继电器自19世纪80年代以来就没有创新过,这家公司是最大的技术颠覆者之一。未来,这些产品会像处理器一样,到处都是。

02恋爱和婚姻是两码事,谷歌如何扼杀创新?

当年,这位苹果最年轻副总裁离开苹果后,为了打造自己住宅,开始研究房屋的加热与冷却系统,结果找不到让他满意的产品。2010年5月,他创建NestLab,以发展智能家用设备为主。后来,以32亿美元的价格把它卖给了谷歌,NestLab仍然以独立品牌存在,TonyFadell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直接向拉里·佩奇报告。

Nest是TonyFadell的宝贝,为什么要出售?这与他对Nest的愿景有关。他在节目中谈到,恒温器之类的产品可以在墙上放很多年(10年、12年、15年),不会像手机一样每12~18个月更换一次。所以,他们试着让这些产品一起工作,并确保长期保持这种客户关系,而不是让大家五年后购买新的恒温器。因此,安置在家里的就不仅仅是个硬件产品,而是要有一个平台。

“Nest的整体目标是成为一家平台公司。”他说道,“Nest所有产品都必须联网。”这就是为什么即使第一代Nest恒温器也安装了Zigbee,可以在其上添加其他软件。然而,他们也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要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建立一家平台公司。没有一个心智正常的VC会为一家拥有两条产品线(硬件+平台)的公司提供资金,虽然产品本身有利可图,但整个公司不是。

“我永远无法以我们想要的方式建立梦想、愿景。这就是我们最终不得不出售的原因。”他说。

正如节目主持人所言,现实似乎总是如此,“到底有哪家初创公司能够承受如此巨大的软件成本,而不用出售给某个巨头呢?”“你有一个很棒的硬件,但它要连接到一个软件堆栈、一个平台,你必须不断地花时间修复和改进那个东西。……与我交谈过的每一位硬件CEO——节目中出现过的,从JohnDeere到Sonos,他们会说,‘我们实际上在软件上花的钱比在硬件上的钱要多。’”

当然,如果说有一个幸运儿,那就是马斯克的特斯拉。但在TonyFadell看来,相对对于新能源车的突然蓬勃,智能家居市场要慢热地多。马斯克在很多方面都很幸运,但他也确实做了正确的事情。

既然出售,那为什么选择“嫁给”谷歌?事实上“婚前”,他们进行了所有类似“婚姻”话题的讨论。例如,要生孩子吗?生几个孩子?在哪里住?好吧,我们要在这里结婚,这会很棒。一切看起来都很好。

当时也有人对他们感到不满,因为是被谷歌而不是苹果收购。但“我们必须为我们的客户做正确的事情,为我们正在努力构建的平台做正确的事情。”他在节目中说道。

不幸的是,事实证明,婚前谈得再认真,也有可能找错对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发现自己只是谷歌玩具箱里的一个玩具。32亿美元的价格,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字,以致于Nest团队认为谷歌会真正尊重这个决定,尊重这个业务新领域。结果,这并不是谷歌的工作方式。

“这是我的错误,我没有意识到谷歌已经经历了许多数十亿美元的收购,然后就让它们失败了。”他总结道。

谷歌没有生存危机,广告业务收入就像印钞机,以至于虽然也在尝试创新,但他们更多的是从财务(美元)的角度来看待新项目,而不是带有一种使命感的拼死创新。他们的文化理解不了这些——你的每一天因为你的愿景、使命、梦想而生或死,尽管这里有很多成功而且聪明的人。

再后来,Nest被要求作为新的Alphabet运营结构中的一个独立部门实现盈利,而不是继续安全地呆在谷歌内部并获得增长空间。这意味着TonyFadell角色立刻发生了变化——Nest与母公司的对话从专注于技术增长和投资,变成了“有效融资会议”,Fadell变成了一名负责稳步发展业务的经理,而不是担任有远见的CEO。经历一番痛苦挣扎,最终他离开了。

这次访谈中,他表示,Alphabet的意图是正确的,就像你40岁时还和父母一起住。“哦,妈妈和爸爸会继续为一切买单。我只是坐在这里玩得开心。”在某个时候,成年的他们必须被赶出去,自己生活才能知道如何赚钱,独立于母体。

但问题在于,对于一家成立五年、市场尚未成熟的硬件初创公司、一个最新生的业务部门来说,分拆决定无异于让婴儿学习独立生活。“那些是婴儿,你需要呵护和保护他们。”他说。

03谷歌的福利文化

回忆当年出售并最终离开Nest的同时,TonyFadell也“吐槽”了与之相伴相生的谷歌福利文化。有一些有利于员工的日常生活和家庭,比如医疗、牙科或教育,这些被称为福利。此外,还有一些津贴,比如任何时候都有免费食物、公共汽车。

TonyFadell并不反对公共汽车,它们对公共交通非常好。但是,公共汽车却被利用成早上11点上班迟到、吃完免费午餐后下午2点下班的工具。当人们用打包盒把全家晚餐带回家时,这不是我们想要鼓励的,但也没有人反对。"大家就是在这里从使命、团队走向个体,走向没完没了的‘我’”。

谷歌必须在津贴和福利之间取得平衡。"我没有看到团队合作,没有看到人们试图改善公司。他们在互相改进,改进自己,但在当时这些不一定是在为客户做正确的事情。“当然,现在的谷歌CEOSundarPichai已经做了很多改变。

这种免费文化和苹果很不同。众所周知,苹果没有免费午餐。有一个关于乔布斯的真实故事,他和同事在公司餐厅里吃了顿8美元的午餐,同事很好奇这笔费用怎么从乔布斯1美元的年薪里扣除。

在TonyFadell看来,造成这种文化分野的一个深刻原因可能在于:苹果经历过周期,而谷歌没有。苹果成立于1976年,在80、90年代经历了周期。谷歌成立于1998年,从未经历过周期,一切都在上升,不利的一面并没有真正影响到他们。“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要解决问题,因为他们一直在挤牛奶,这创造了一种文化,认为它总是会好的,生活在一个梦想的状态。”

但是,大多数其他公司会有非常严格的限制。这并不是说谷歌没有预算的概念,而是远没有他在飞利浦或苹果等大公司所经历的那么严格。例如,苹果iPod团队每花一万美元都要精打细算,“制造200个原型,还是50个?怎么才能做这么多?要花多少钱?”对于谷歌来说,这些顾虑都没有,直到谷歌云业务。

再看看英特尔,他们也终于得到了清算。TonyFadell认为,这些公司需要经历过某种生存危机才能真正解决文化问题。

04苹果还创新吗?

与谷歌不同,在苹果,每件尝试过的事情——至少在史蒂夫手下——都需要交付,因为它是存在的。你不可能不让iPhone成功,因为你正在蚕食iPod业务。它必须成功,每个人都需要参与其中。

当然,每家大公司创新都伴随着与既有抗体的斗争,但苹果完全不同,至少乔布斯在的时候是这样。“当你做事情的时候,它是受尊重的。人们注意到这一点,并试图取得成功。”TonyFadell在节目中说道。

至于现在的苹果是否仍然善于创新,他的回答是肯定的。比如苹果做芯片,TonyFadell认为,要想打败这个行业里的处理器制造商需要很多年的时间,但他们做到了。对他来说,这就是创新。“这种转变有很大风险。也许他们可以做得更快一点,但(当时)没有人这么做。现在,每个人都试图复制他们,并说,‘我们要制造我们自己的处理器。’”

“在我看来,苹果的创新是存在的,虽然不是那种让所有人都感到愤怒的创新,可能会更怪一点。”他说,“有时,你必须从最低层次开始,并要真正做到极客。这也是我正在做的大部分投资,它们迟早会改变高端市场,它们需要时间来流动。比如,从ipod到iphone花了多久?”

TonyFadell谈到,苹果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他们的创新水平可能是最低的,但在未来十年里,这些最低水平将极大地改变公司和产品。“你只需要等待。但很抱歉,TikTok一代和千禧一代需要即时满足。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尤其是在苹果的规模和范围内。”

节目中,TonyFadell还回顾了iphone的创新过程。当时,他们已经清楚感受到生存威胁即将到来,因为人们只想把一件东西放在口袋里,是iPod还是播放音乐的手机?苹果在2004、2005年时,距离手机还很远,该怎么办?是让Mac变得更小,还是让iPod变得更大?

反正有一点他们可以很肯定——iTune应该是顶级规格智能手机不可或缺的部分。问题是,手机谁来做?接下来就有了耳熟能详的故事,他们与摩托罗拉有了一段并不愉快的合作。TonyFadell回忆说,当这款手机准备好时,乔布斯甚至不想在舞台上展示它。

打那以后,苹果决定自己做手机。“我们不是在收购一家手机公司,然后在上面放音乐。我们正在拿一台电脑和一部手机。”TonyFadell回忆道。

于是,苹果开始沿着这条线走。“好吧,让我们试试,可以用iPod做什么?”在硬件方面,有三个有待成功的元素——iPodplus手机,但我们认为自己知道如何制造手机,因为我们知道它的硬件核心;还有一个全屏iPod,我们知道如何制作一个大屏幕的iPod;后来又有了多点触控的技术,它还没有集成。“我们可以为它制作芯片,并制作一个适合它的屏幕吗?

软件方面的故事也惊心动魄。当时,有两条路线赛马,一个是缩小MacOS的规模,让它在手机上运行起来。另一个是另起炉灶,组建一个新团队,为下一代产品开发嵌入式Linux版本。

乔布斯则扮演着中立者角色,“我们要看看谁能赢。”几经波折,TonyFadell给乔布斯打电话说,“我要杀死Linux这个项目”,因为他看到了故事结局:

一个从零开始,另一个能够缩小MacOS,也拥有更多技术,他们甚至还有工具。他们有整个应用程序的构建者和很多了解它的工程师。“我很清楚,在某种程度上,它将能够安装在这个设备上。”

乔布斯的反应是欢呼,“感谢上帝。战争已结束。”2007年开始,iOS被成功的运用在iPhone上,ScottForstall(也有“小乔布斯”之称)在苹果的地位得到了巩固。讽刺的是,此后他开始为难其他高管,TonyFadell离开苹果的一个重要原因也与此有关。

不得不说,iPhone的故事中涉及很多大人物ScottForstall、JonyIve、JonRubinstein,TonyFadell,每个人都有着非凡个性,监督他们的乔布斯也有着非同一般的个性。而他的传奇优势之一就是能够管理如此高绩效、如此有个性、如此有能量的人才,并从中生产出伟大的产品。

在TonyFadell看来,要做真正差异化事情,你就需要有创造性的张力和创造性的冲突。如果不这样,你将不会得到更好的结果,事情会被变得更加从众,然后就是取悦每个人。苹果能取得当时的成就,与乔布斯的个性密不可分。

在他看来,今天的苹果仍然有戏剧性,只是程度轻了一些。库克本身仍然具有个性,但与乔布斯截然不同,这取决于野兽的性质和它周围的宏观环境。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verge.com/23053632/tony-fadell-build-decoder-apple-iphone-google-alphabet-steve-jobs

原标题:《去他的,元宇宙》

 

 

来源: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363156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