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濒危动物——鲸豚为主题的上海科技馆原创研发的科普展览“鲸奇世界”推出了“元宇宙版”,与线上鲸展相比,观众可以看到自己操作“数字人”在展厅里奔跑、跳跃,与展品互动、与导览员交流。

 

据日经报道,元宇宙平台Cluster在日本抢先打造虚拟空间,早在2020年5月,Cluster首席执行官加藤直人受日本凯迪迪爱公司委托开设了“虚拟涩谷”,在虚拟空间中再现东京涩谷街景,累计吸引100多万人次体验。2022年2月,“虚拟大阪”正式启动,使人们享受街头漫步乐趣的虚拟空间逐步扩大。

“在既有数字空间,缺乏伴随身体感觉而来的、人与人之间的亲近感。即使足不出户也能到处走,与人见面对话,要是这样的时代到来,那该多好啊。”正当加藤开始这样想的时候,他第一次有机会戴上虚拟现实眼镜。那是一个很大的感官冲击,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沉浸式体验。加藤说:“这是人类最终向未来迈进的第一步。”当时获得的灵感促使他自己打造虚拟空间。

社交网络的内容以文字和图像为主,很难让人产生与他人真正见面的感觉。与此不同,元宇宙“让人产生自己眼前‘有人’并与之‘交谈’的真切感受”。对于害怕歧视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来说,“可以不公布姓名和长相,匿名参与”,这有助于产生安心感。

元宇宙是可实现人们所描绘的理想生活的另一个世界。如果利用网络分身,则可以自由变换形象。人们可以访问自己喜欢的地方,不受现实环境的限制。如果只追求效率,则不移动是最有效率的。尽管如此,仍有许多人在元宇宙中行走,例如,在再现神社及周围街道的世界,来访游客人数达近8万人次。

在现实世界中,有“受需求驱使、费劲的行走”,也有“快乐的行走”。不过,加藤指出,在元宇宙中,可以通过“瞬移”省去“痛苦的行走”,只选择“快乐的行走”。加藤将“奢侈”定义为“刻意选择浪费”,对他而言,元宇宙是可以追求奢侈“行走”的地方。近日,网络分身所穿的耐克品牌虚拟运动鞋以超过1000万日元(约合50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可以说,这也是奢侈“行走”的一种形式。

目前,要沉浸在元宇宙空间中,人们需佩戴眼镜和头戴式显示器等设备。不过,隐形眼镜型设备和将半导体芯片直接植入大脑的“侵入式”设备的研发工作将快速推进。如果这样的设备被研发出来,则即使是有视力或听力障碍的人,或者身体无法自由移动的人,也将能够完全重获五种感官并在虚拟空间中自由走动。加藤称:“就像眼镜弥补了视力缺陷、扩充了身体功能那样,元宇宙也扩展了人类世界。”

加藤说:“最接近元宇宙的是人脑。”人如果在大脑内发挥想象力,则可以成为任何东西,走到任何地方,遇见任何人。他预测,可以像在脑海中想象的那样在元宇宙中行动的时代终会到来。他说:“元宇宙给人的印象是年轻人游玩的地方,但它实际上很适合老年人。即使身体机能衰退的人也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涩谷之类年轻人较多的地方漫步。”

 

来源:https://www.163.com/dy/article/HEERB26C05269O3G.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