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化器依托中关村东升科技园数字经济创新产业基地建成,由小型共享展厅、50人可变会议室、80人联合办公空间组成。以助力科技企业链接新津,服务新津企业在京发展为使命,搭建“京津”资源共享平台,既是北京企业链接新津的“连接器”,帮助企业了解成都新津产业资源特点,提升产业合作紧密程度;

 

中新经纬8月16日电题:元宇宙+医疗隐藏的法律风险谁来承担?

作者肖飒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随着AR技术的完善以及高速无线通信网络的进一步稳定,元宇宙远程手术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入大众视野。6月14日,AR(增强现实)远程手术平台提供商Proximie成功获得了8000万美元的投资,成为近期最受瞩目的元宇宙医疗项目之一。医疗元宇宙领域,有哪些法律问题值得关注?

一、元宇宙医疗,是否重蹈互联网+的覆辙?

医疗行业传统上是一个极其依赖医生专业知识、经验和实际操作的行业。近几年,医患关系紧张和科技进步促使人们开始思考:是否能在医疗领域使用人工智能等新兴科技,以提高诊断准确度、医疗质量,同时还能降低医疗成本?互联网+医疗应运而生。

2016年,是互联网+医疗最火爆的一年,大数据、AR/VR(虚拟现实)、AI(人工智能)诊疗等新概念都集中爆发在这一年,特别是AR/VR诊疗得到了资本的普遍看好。但实际上,2016年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是不足,无论是4G网络还是仅比雏形略好一点的AR/VR设备,都不足以满足远程手术的需求。这也直接导致了在2017年国内医疗AR/VR远程医疗领域直接哑火,全年只有一笔融资。

2019年3月,全国首例基于5G的远程人体手术——帕金森病“脑起搏器”植入手术在北京和海南之间完成,远程手术在中国成为现实。2021年,随着技术的进步和聚合,远程手术不再只是一种实验性的医疗手段,一定程度上具备了实用价值。自2021年3月17日以来,“5G+手术”系列验证在山东省拉开序幕。我们认为元宇宙医疗拥有广阔的未来,且现在已经初步具备了让技术从空中楼阁落地的可能。

二、元宇宙医疗有哪些具体应用场景?

从现有的实践来看,元宇宙医疗的实际应用可能会在以下五个具有商业价值的领域落地:(1)远程临床手术;(2)医疗机器人;(3)药物及医疗器械开发;(4)数字人医生;(5)医疗教学。

远程临床手术领域,是元宇宙医疗目前最具商业开发与应用价值的领域。通过元宇宙中的AI算法,可以为患者制定更加科学合理的手术预案;沉浸式的互动交流体验可以在医师和患者、家属之间建立更加强大的信任感;同时还可利用元宇宙技术为手术医师提供术中实时成像和辅助操作,全方位提高手术精确度、成功率并降低风险。远程手术应用在5G网络的零延迟技术支持下可以平衡不同地区医疗资源分配不充分的问题。

同时元宇宙医疗也存在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例如手术的精准性和安全性一直备受瞩目,一旦发生元宇宙医疗事故,由谁承担法律责任也是急需捋清的问题。

三、元宇宙医疗存在哪些法律问题?

目前来看,元宇宙医疗的法律问题突出集中在两个领域:(1)数据合规;(2)元宇宙医疗的法律责任。

(一)数据合规

在数据方面,主要涉及患者个人医疗数据的采集、存储、处理、传输等行为。按照《个人信息保护法》的规定,该类医疗健康数据属于敏感个人信息,一旦泄露或者非法使用,容易导致自然人的人格尊严受到侵害或者人身、财产安全受到危害的个人信息。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第九十二条也明确提出要确保公民个人健康信息安全。

医疗行业与其他行业相比存在特殊性,除了病患个体层面的隐私保护外,还涉及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安全管理。根据《国家健康医疗大数据标准、安全和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规定,健康医疗大数据安全管理是指在数据采集、存储、挖掘、应用、运营、传输等多个环节中的安全和管理,包括国家战略安全、群众生命安全、个人信息安全的权责管理工作。由于健康医疗大数据还可能涉及国家秘密,因此,《办法》第二条规定:我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所产生的健康和医疗数据,国家在保障公民知情权、使用权和个人隐私的基础上,根据国家战略安全和人民群众生命安全需要,加以规范管理和开发利用。

这就意味着我们在搭建医疗元宇宙的过程中,需要尤其慎重地对待患者个人数据和医疗大数据,稍有不慎,就有引发民事诉讼甚至行政处罚的风险。针对个人医疗信息的保护,我们建议参考2020年10月1日开始实施的GB/T35273-2020《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所规定的个人信息收集、存储、使用、共享、转让、公开等技术规范。总的来说,国家安全无小事,元宇宙医疗行业务必做好数据合规,避免各类法律风险。

(二)元宇宙医疗的法律责任

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八条之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或者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可见,《民法典》在侵权责任编中构建了传统的医疗损害责任体系:以过错责任为原则、无过错责任为例外。在刑事责任方面,根据《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条之规定,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构成医疗事故罪,医务人员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不管追究医疗事故的民事责任还是刑事责任,问题的核心都是相关人员是否存在过失。相对于民事侵权责任来说,构成医疗事故罪则要求医务人员存在重大过失。目前,在诊断领域,AI的数据分析结果或判断,仅是辅助医务人员进行疾病诊断。因此,从司法实务的角度来说,一旦发生误诊造成患者损害的责任主体大概率仍然是医务人员,除非可以证明AI算法或产品存在重大缺陷导致了医务人员的误诊。

元宇宙医疗与传统医疗存在的另一个区别在于:医疗活动的参与主体已经不仅局限于医生和患者本人,具体言之,在元宇宙医疗的过程中还介入了AI、5G通信技术、云算法和手术机器人等因素,这就导致了医疗事故的责任承担逐渐呈现复杂化的趋势。另外,考虑到人工智能实际应用中存在的“黑箱”问题,这就使得元宇宙医疗事故在法律实务中可能成为一场漫长的拉锯战,患者、医院、设备制造商和网络服务提供商都有可能被卷入其中,诉讼成本极高。

元宇宙医疗是一块广阔的蓝海,也是一块未被开发的金矿。但风险与收益永远是并存的。特别是现如今,AI在中国尚未获得独立的法律地位,也无专属财产对其侵权损害进行独立偿付,侵权责任往往由其算法设计者、实际运营者承担。

归根结底,元宇宙医疗事故的责任认定是一个极其复杂化和专业化的领域,相关企业务必未雨绸缪,做好合规的同时也要对各类法律风险有所防范。(中新经纬APP)

本文由中新经纬研究院选编,因选编产生的作品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选编内容涉及的观点仅代表原作者,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责任编辑:宋亚芬实习生彭琪云

 

 

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41317253845270675&wfr=spider&fo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