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厅内,观众体验,络绎不绝。在数藏中国展台展示了数藏中国成立以来发行的数字藏品,以及战略合作方RealWorld元宇宙3D头盔展示。参展商和观众纷纷来到数藏中国展台前,了解数藏中国数字藏品发行情况,探讨合作空间,体验RealWorld元宇宙效果。数藏中国工作人员耐心解答、紧密配合,让观众体验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真元宇宙”。

 

7年没有推出硬件新品的苹果,可能要迎来一个重磅产品——AR/VR头显,这也将意味着苹果继Meta、微软、谷歌之后,正式加入元宇宙的战局。不过,虽然元宇宙之火早已轰轰烈烈,入局者更不乏大佬巨头,但在这个“烧钱黑洞”里,即便是已经花了200亿美元的Meta,都没有看清前路。

真“Reality”

今年6月,苹果WWDC2022大会发出宣传海报时,就有人猜测苹果将会发布自己的头显设备,因为在当时发布的海报当中,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伙子形象。而这个眼镜就被认为是苹果最新的AR设备。但是最后WWDC大会一直到结束都没有发布任何有关的产品。

如今,苹果的这项产品呼之欲出,或将为全新产品系列采用“Reality”命名方法。据彭博社8月28日报道,根据商标申请文件显示,苹果已经通过壳公司ImmersiveHealthSolutionsLLC,在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沙特阿拉伯、哥斯达黎加和乌拉圭提交了“RealityOne”“RealityPro”和“RealityProcessor”三个商标的注册申请。

据报道,这三份商标申请文件都提到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头显、护目镜、眼镜和智能眼镜”。外界有一种猜测是,RealityOne代表第一代AR/VR头显,RealityPro代表Pro高端版本,而RealityProcessor则代表苹果为AR/VR头显开发的专用处理器。

有数据显示,苹果筹备AR头显已超十年。从2010年起,苹果已申请超2000项AR/VR的相关专利,投资或收购超20家AR/VR业务公司。今年早些时候,苹果公司向其董事会展示了第一款头显(代号N301),表明该设备已经进入后期开发阶段,可能即将发布。

外界普遍认为,苹果将在2022年秋季和2023年夏季之间的某个时刻官宣,并于2023年正式向消费者出售。这也是2015年AppleWatch发布以来,苹果首次开启一条全新的产品线。不过,目前商标申请尚未获得批准。苹果公司发言人则对商标注册事宜不予置评。

互联网时评人张书乐表示,苹果在AR和VR上布局多年,也积累了大量的人才、专利和相应的产业链准备。其实早就可以推出头显来抢跑,但正如苹果一贯的风格,如在苹果汽车上一般,不到自己满意并有颠覆感,不会将一个试验品丢到市场上让用户试错、消费苹果的技术范式美誉度。

对于推出时间,张书乐认为,短时间内提前推出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产能上和产业链构架上还需要时间,以及在配合头显的硬件生态、辅助软件,以及更为重要的呈现内容准备。其中不止是视频,还有游戏,更需要在发布会后让苹果生态影响下的众多参与者绽放脑洞和全速“备货”,百十来天的准备期其实很短。

虽迟但到

业内普遍认为,这款头戴设备将使得苹果与行业领先的VR设备供应商Meta展开更激烈的竞争。最近,Meta宣布Quest2的价格自8月1日起上涨100美元,其中128GB的型号增长到399美元,256GB型号为499美元。Meta表示,即便涨价后,Quest2仍然是市场上性价比最高的VR头显。

在张书乐看来,能够轻量化、便携化、高清化,将是苹果头显能否打破此前头显市场割据势力的一大利器。但仅如此也不过是能割据一方,对于头显这个刚开始开荒的蓝海市场而言,并无太多撼动。

至于对产业链的影响,张书乐表示,这需要看苹果头显自身的技术完成情况、颠覆能力和创新力,以及产业链需求。一旦蓝海因此得以释放,则苹果头显产业链将成为下一个颠覆功能机的iPhone。

另一方面,分析人士表示,以苹果的野心,不会仅限于出售硬件设备,肯定想建立一个涵盖硬件、软件和服务的“元宇宙生态”。

29年前,美国科幻作家斯蒂芬森的《雪崩》出版。作为赛博朋克经典之作,小说描述了一个由现实和虚拟世界捆绑在一起的未来世界,也是第一次出现了“元宇宙”(Metaverse)这个词。

从去年开始,这个词快速走入现实,以商业风口的形式火得一塌糊涂。自然也有了不少入局者。

事实上,相比其他科技巨头,苹果对于元宇宙的态度是相对比较保守的。两年前,苹果CEO蒂姆·库克在接受采访时,还拒绝使用“元宇宙”这个说法。

但是,苹果总能在一些细节上引人遐想。2021年,苹果首次将AR导航功能引入AppleMaps,支持iOS用户基于虚拟叠加层导航现实世界环境。

去年9月,苹果在CaliforniaStreaming的邀请函中,放置了一个AR复活节彩蛋;今年5月,苹果在PeekPerformance邀请函上,放置了一个AR的LOGO脉冲波。在即将到来的秋季发布会前,苹果发出的FarOut邀请函,则为用户带来了一片梦幻的AR星空。

而在今年春季苹果发布2022财年第一财季业绩报告后,库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公司从元宇宙中看到了“巨大潜力”,将此与目前的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项目联系起来,并且正在进行“相应的投资”。

对于商标申请以及元宇宙布局,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苹果公司,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下一个战场

在元宇宙里,苹果最大的对手无疑是早早抢跑的Meta。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近日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表示,Meta与苹果正在元宇宙领域进行一场“深刻的、理念性的竞争”,这场竞争将决定“互联网应该往哪个方向发展”。

但搞钱依然是最紧要的。商业杂志《FastCompany》指出,科技大玩家们的入场,是因为从年轻一代身上看到了商机。87%的Z世代和83%的千禧一代至少每周会通过手机、游戏机和电脑接触数字空间,超过65%的Z世代曾在游戏中花钱购买物品。

而对于阿尔法一代(2010年之后出生的人)来说,游戏就等同于社会生活。为许多公司担任元宇宙顾问的科技专家凯西·哈克尔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年轻一代更愿意为一些虚拟体验和对象赋予实质的意义,“我听的第一场音乐会在体育馆,但我儿子第一次听美国饶舌歌手LilNasX的演唱会则是在Roblox游戏中”。

但至少目前,人们还极难看到可观的回报。过去一年半的时间,Meta在元宇宙上花掉了近200亿美元。Oculus前CTO约翰·卡马克已经多次公开质疑,Meta巨资投入到虚拟现实实验室(RealityLabs),回报率远低于预期。

有业内人士称其中渲染人眼的一个虚拟空间所需的图形计算量,远大于手机的2D屏幕,这也是Meta们尽管花重金投入,体验效果依然不理想的原因。二季度,Meta的元宇宙部门亏掉了28亿美元。

不过,尽管该部门持续亏损,扎克伯格却表现出了惊人的意志力,依然表示看好这个赛道,“专注于元宇宙相关业务的长期投资与发展”。

与此同时,不少元宇宙相关的职业正在消失。美国人力研究机构RevelioLabs的调研显示,从4月到6月,包含“元宇宙”的相关职位数量下降了81%。

 

 

 

来源:http://finance.china.com.cn/industry/company/20220830/5873359.shtml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