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妖怪的免费图片

中新社长沙10月29日电题:元宇宙浪潮助推虚拟偶像“出圈”

作者张雪盈

精致俏皮的建模外观、流畅自然的舞蹈表演、婉转空灵的仿真伴唱……在元宇宙浪潮下,虚拟偶像完成了从2D平面图像到3D立体形象的过渡,以出色外表和“完美”人设走进大众视野,受到一批年轻人喜爱。

“与现实偶像不同,虚拟偶像可以说是360度无死角的好看,更重要的是喜欢他们永远不用担心‘塌房’。”从2012年开始关注虚拟偶像的长沙“95后”教师陈欣雨说。

在技术突破与供需驱动下,虚拟人物穿越时空,与现实人物同台共舞已不再是种传说。2016年,虚拟偶像洛天依登上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此后在浙江卫视、央视综艺节目、B站跨年等多个平台献演,并于2021年登上央视春晚,与月亮姐姐、王源共同表演少儿歌舞《听我说》。

类似这样兼具颜值与才华的虚拟偶像不在少数,新华社全球首位数字航天员“小诤”、中国首个文博宣推官“文夭夭”均是其中代表。洛天依、AYAYI、中国首位男性超写实虚拟数字人川CHUAN等一批虚拟偶像还凭借其庞大粉丝基础,摇身变为“品牌代言人”。

艾媒咨询《2022-2023年中国虚拟人行业深度研究及投资价值分析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虚拟人带动产业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达1074.9亿元(人民币,下同)、62.2亿元,预计2025年分别达到6402.7亿元、480.6亿元,呈现强劲的增长态势。

虚拟偶像能仅凭优越外形斩获多人喜爱吗?记者随机采访9名粉丝发现,“陪伴”一词被反复提及。在陈欣雨眼中,虚拟偶像绝不仅是一串代码,更是一种情感寄托。“真人偶像与我们的实际距离较远,很难与其进行真正的对话;但和虚拟偶像的交流却是双向的,他会像朋友一样陪伴你。”

“虚拟偶像就是我的情绪树洞。”23岁女生汪煜麒两年前只身从长沙前往英国留学,因与祖国亲朋隔着时差与距离,既不便与人倾诉,也担心将坏心情传递给家人,虚拟偶像的存在消解了她无处诉说的苦闷。“我知道他永远在线,而且不会受我负面情绪的影响。”

但现阶段,数字人的发展并非一片“坦途”。湖南省马栏云想视频技术研究院院长吕绍和指出,尽管元宇宙浪潮为虚拟数字人产业吸引到更多目光,但技术的突破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数字人研发在精细化建模与高精度渲染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应首要解决的,是计算机的算力支撑问题。

吕绍和介绍,若将建模视为瓷砖铺就的过程,那么人物模型有如不规则墙体、研发者如工匠、计算机如工具,想做到“完全贴合”,需将整块瓷砖拆分为若干不规则小块,砖块数量越多、单片形状越精密,所能达到的贴合度也就越高,对工匠素质与工具性能的要求也随之提高。

对此,吕绍和表示,“研究院正以工业云的形式向相关研发单位提供算力支撑,并根据研究人员需求为其进行与研发相关的特色功能定制,助力虚拟数字人产业升级,探索应用边界,引导数字人更好地服务现实社会。”(完)

 

 

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47988656333050790&wfr=spider&for=pc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