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Look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GameLook报道/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元宇宙这一新兴产物也逐渐走到大众面前。在不少人看来,元宇宙不止是互联网的一个延伸,同时在更大程度上,它也是对未来数字科技的一个延展。巨大的潜力吸引不少资本大张旗鼓入场布局,元宇宙热潮就此迭起。

最近,火热的元宇宙登上了美国三大时事性周刊之一——《时代》的封面。在这篇名为《元宇宙将改变世界》的文章,其作者Matthew Ball是个坚定的元宇宙支持者。在文章中,Matthew认为元宇宙正在重塑生活,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将完全取代如今的互联网。

以下是完整的编译:

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报告显示,在2022年上半年,元宇宙(Metaverse)一词在监管文件中出现了1100多次,去年则被提及260次。但在此前的二十年中,这个词只出现过十几次。

现在似乎每一位企业高管都越来越觉得言必及元宇宙,当然,还有自家公司如何比竞争对手拥有更适合元宇宙的能力。但期间,似乎很少有人解释元宇宙是什么,或者确切地说将构建什么。而那些高层们似乎也对这一新平台的一些基本面存在分歧,例如虚拟现实设备、区块链和加密技术的重要性,以及它出现的时间点。

吸引全世界目光的元宇宙,谁也无法说清楚

尽管元宇宙还拥有诸多不确定性,但这些都没有降低资本的关注,比如那个将名称改为“Meta”,现在每年在元宇宙计划中损失超过100亿美元的“Facebook”。

除此之外,世界上另外六家最大的上市公司——亚马逊、苹果、谷歌、微软、英伟达、腾讯——也一直在忙于为元宇宙做准备。他们或正在内部重组,或更新工作描述,或重建产品供应,并不遗余力地发布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品。

今年 1 月,微软宣布了互联网史上最大的一笔收购,斥资750亿美元收购了游戏巨头动视暴雪,前者称这将“为元宇宙提供一个构建的平台”。据麦肯锡公司估计,今年前五个月,公司、私募股权公司和风险投资家在元宇宙相关的投资中共投入了1200亿美元。

到目前为止,普通人几乎看不到这些大公司在元宇宙上所作的动作,就像元宇宙本身一样。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真正可以购买的元宇宙产品,也没有在财报上找到元宇宙的相关收入。单纯探讨其曾经存在的表现,元宇宙似乎已经来过一趟,但又迅速离去。

加密货币崩溃了,Facebook的市值也同样急转直下。要知道,当Facebook更名为Meta时,其市值一度超过9000亿美元,但现在却仅约4450亿美元。而在游戏方面,因疫情逐渐接近尾声,今年游戏的销售额下降了近10%。

对许多人来说,元宇宙“正在熄火”似乎是一件好事,毕竟最大的技术平台——互联网已经对人们的生活以及现代经济的技术和商业模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很明显,今天的互联网还存在很多问题,为什么不解决这些问题,然后再朝着扎克伯格所说的互联网的下一代“继任者”前进呢?

答案就在这个问题中。元宇宙,一个诞生仅仅30年但却有近百年历史的概念,正在我们周围形成。每隔几十年,元宇宙就会发生一次平台转变——例如从大型计算机到PC、互联网,或随后向移动和云计算演变。

一旦一个新时代形成,就很难靠人为意志去改变以何种形态来引领元宇宙,以及如何去引领元宇宙。但在不同时代之间,彼此的表现形式通常会发生变化。如果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更美好的未来,那么我们必须像那些为建设元宇宙而投资的人一样积极地塑造它。

未来的元宇宙,是能持久“生活”的虚拟世界

元宇宙的未来是怎样的?我认为应该将元宇宙视为跨越所有数字技术的平行虚拟世界,它在很大程度上将控制大部分物理世界。这种认知结构有助于解释另一种将元宇宙描述为“3D互联网”的常见描述,以及为什么建立元宇宙如此困难但却是值得的。

今年,我们所认识的互联网几乎涵盖了每个国家,40000个网络,数百万个应用程序,超过一亿个服务器,近20亿个网站和数百亿台设备。这些技术中的每一项都可以连贯地交换信息,在“网上”找到彼此、共享文本,甚至互相连接。20%的世界经济被认为是“数字经济”,其余的80%大部分都在数字经济上运行。

尽管互联网具有弹性、范围广且功能强大,但它并不是为大量网民的实时和交互体验而构建的,尤其是在三维成像方面。相反,互联网的设计主要是为了可以将一个静态文件,如电子邮件或电子表格,从一台设备复制到另一台设备,以便可以独立、异步地对其进行查看或修改。这就是为什么即便在“流媒体大战”和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大型科技公司时代,简单的两人视频通话也会如此不可靠的部分原因,因此在线多人游戏能实现真是一个惊人的奇迹。

此外,互联网对于3D信息的文件格式或协议并没有共识,也没有在虚拟世界中交换数据的标准系统,我们也缺乏计算能来实现想象中的元宇宙。显然,我们需要许多新设备来实现这一点——不仅仅是VR眼镜,还有全息投影、超声波力场发生器,以及听起来很诡异的、用以捕获跨肌肉发送的电信号的设备。

正如我们不知道互联网的价值一样,我们同样无法知道元宇宙对全球经济的价值。但我们确实对答案大致的方向。随着网络和计算能力的提升,我们已经从无色文本转向原始网页和网络博客,然后是个人在线的、基于视频的社交网络、表情符号和个性化推荐。我们在线生产的内容量已经从每周的几条留言帖、电子邮件或博客,增长到足以包围我们生活的、源源不断的多媒体内容。这种趋势的下一个演变方向似乎可能是一个能持久“生活”的虚拟世界,它不是像Instagram一样作为我们生活的窗口,也不是像电子邮箱那般作为彼此交流生活的地方,而是我们也真实存在的3D世界。

能创造无限可能,但无法替代过去和现在

目前,每天有近1亿人登录Roblox、Minecraft和Fortnite Creative,这些平台运营着数以千万计的互联世界,且都在支持虚拟身份、虚拟商品、通信套件上保持高度一致,并且允许大部分设备访问。用户在这些平台上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休闲上,如玩游戏、参加音乐会,但我们开始看到人们在虚拟世界中走得更远。

教育是我们长期以来期待被数字时代改变的一个领域,但迄今为止人们却一直抵制它。自 1983年以来,高等教育的成本增长了1200%以上,在此期间,医疗保健和服务在美国的成本增长中排名第二,增长了一半。数字时代的挑战在于,在现实事物所需的资源并不比几十年前少的同时,它们在转移到PC上时会损失部分东西,如人与人的眼神接触,同龄人的陪伴,用设备亲身动手实验等。Zoomschool、YouTube等视频工具并不能替代真实的东西。

在元宇宙中,魔法校车成为可能。几十年来,学生们通过观看老师丢下一根羽毛和一把锤子,然后对比阿波罗15号指挥官大卫·斯科特在月球上做同样的事情来了解重力。这样的演示不一定会消失,但可以通过创建精心制作的虚拟场景来进行补充,学生可以在类似地球的重力下、火星上,甚至金星高层大气的硫酸雨下进行测试。我们无需解剖青蛙,而是可以在它的循环系统中穿行,就像我们在《马里奥赛车》中驾驶蘑菇王国一样。无论地理位置或当地学校董事会的资源如何,所有这些都是普遍可行的。

2021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神经外科医生使用AR设备进行了该医院有史以来第一次现场患者手术,从而为外科医生提供了患者内部解剖结构的交互式显示。Timothy Witham博士是手术的实施者,他将其元宇宙比作GPS,我们经常认为元宇宙会取代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比如戴上VR设备就不使用智能手机或看电视——但这显然是错误的,就像我们不会用GPS(元宇宙设备)来取代汽车(智能手机),而是驾驶带GPS的汽车。

2021年初,谷歌推出了“代号:Starline”的设备,该设备使用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十几个深度传感器和摄像头,以及基于织物的多层光场显示器来创建3D“全息视频”,而无需使用MR(混合现实)设备。

与传统的“2D”视频通话相比,谷歌表示,Starline身上的技术可以增加15%的眼神交流,增加25-50%的非语言交流方式(手势、点头、眉毛移动),并使对话的记忆力提高30%。很少有人喜欢Zoom(一个视频会议软件),也许我们的一些不满可以通过增加另一个维度来缓解。

基础设施是另一个很好的例子。香港国际机场现在运行该设施的实时“数字孪生”,允许机场运营商使用实时3D模拟来确定乘客和飞机应该被引导到哪里。耗资数十亿美元、数十年的城市项目正在使用这些技术来确定特定建筑物可能会如何影响交通流量和应急响应时间,或者其设计将如何影响特定日期当地公园的温度和阳光。这些大多是不连贯的模拟,下一步是将其在线化,比如从离线Microsoft Word文档转变为基于云的协作文档,并将世界变成一个数字开发平台。

错误的认知,是阻碍元宇宙发展的最大干扰

然而,对于社会来说,元宇宙的确切含义尚不清楚,这对部分人理解元宇宙产生了阻碍——他们看到数十亿美元投入到类似游戏的东西上。但可以想想,元宇宙是继大型计算机、个人PC和互联网、以及今天所经历的移动和云时代之后的第四个计算网络时代。每个时代都改变了访问计算和网络资源的人、时间、地点、原因和方式。这些变化的结果是深刻的,但它们也很难具体预测。

即使是移动互联网最大的信徒,也曾一度难以预测“会有更多的人因更多的原因,而更频繁地上网”。对数字网络有详尽的技术理解并不代表预知未来,他们也没有部署数十亿美元研发的能力。如今来看,Facebook、Netflix或亚马逊的AWS云计算平台等服务是理所当然的,但在当时,它们的商业模式、技术、原理几乎一无所知。在这方面,我们应该认识到,混乱、融合和不确定性是产生干扰的必备条件。

除此之外,仍有一些具体问题需要解决。元宇宙经常被错误地描述为沉浸式虚拟现实设备,例如Meta Quest或其它AR/VR设备,迄今为止最著名的例子是谷歌臭名昭著的Glass眼镜。VR和AR设备有可能成为访问元宇宙的首选方式,但事实并非如此。

考虑到智能手机与移动互联网并不是一回事,同样元宇宙也不是Roblox、Minecraft、Fortnite 或任何其他游戏。这些虚拟世界或平台很可能成为元宇宙的一部分,就像Facebook和 Google 是互联网的一部分一样。出于类似的原因,将元宇宙视为单一的事物,无异于我们刚刚说的“此互联网”非“彼互联网”。

另一个常见的错误理解是将元宇宙与Web3、加密技术和区块链之间混淆。这三者可能会成为实现元宇宙潜力的重要部分,但它们仅仅是原理和技术。事实上,许多元宇宙的先驱者也在怀疑加密货币是否有未来。

元宇宙不应被视作对互联网的彻底改造,也不应被视为将取代所有移动手机、设备或软件的东西。它将产生新的技术和表现形式,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我如今依旧在PC上写作,这可能仍然是编写文章的最佳方式。今天的大部分互联网流量都在移动设备上产生和终止,但几乎所有流量都通过固网电缆传输,并使用1980年代设计的互联网协议。

元宇宙还没有出现,但同时这种变革也不会逆转。我们今天处于移动时代,但第一个蜂窝网络通话是在1973年,第一个无线数据网络是在1991年,智能手机是在1992年,以此类推,直到2007年的iPhone。虽然无法确定元宇宙从什么时候开始,但它显然正在进行中。

2021年年中,就在Facebook公布其元宇宙计划的几周前,《堡垒之夜》开发商Epic Games 的CEO兼创始人Tim Sweeney在推特上公布了该公司1998年上线的游戏引擎Unreal的预发行代码,并补充说道:“(原本的Unreal引擎)允许玩家进入门户网站,并在【不同的世界】之间旅行,没有战斗,只有围成一圈聊天。”

由于很多原因,这些没有战斗的体验当时并没有流行起来,比如上网的人太少,创造世界的工具太难使用,支持它们的设备太贵重等等。“我们觊觎元宇宙已经很长时间了”随后Tim补充道,“但直到最近几年,大量的工作才开始迅速聚集在一起。”

元宇宙并不是天生的反乌托邦设定,这是一个常见的误解。因为“元宇宙”一词来自一部反乌托邦小说——尼尔·斯蒂芬森的《雪崩》。另外,斯诺·克拉什的前辈,如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1984 年)和菲利普·K·迪克的《泡沫的麻烦》(1953 年),同样让读者感到元宇宙恶化了现实世界。戏剧是大多数小说的根源,乌托邦很少成为流行故事的背景。但自1970年代以来,出现了许多不以征服或牟利为中心,而是以协作和创造性为中心的“原始元宇宙”。每十年,这些世界的真实性都会提高,它们的功能、价值和文化影响也会提高。

掌握元宇宙,就等于掌握了全世界

数十年来,政府实验室、大学以及独立技术人员和机构的工作为当今互联网奠定了基础。这些大多为非营利性的组织通常专注于建立开放标准,以帮助他们从两台服务器之间共享信息,这样做可以更容易地在未来的技术、项目和想法上进行协作。这种方法的好处是普遍的,任何人都可以从任何设备、任何网络上以低成本甚至免费访问或构建互联网。

这些都没有阻止企业在互联网上盈利,或通过付费墙或专有技术建立封闭式体验。相反,互联网的“开放性”使更多公司得以建立,覆盖更多用户,获得更大的利润,同时也阻止了如电信公司等前互联网巨头对其控制。开放性也是互联网被认为使信息民主化的原因,也是当今世界上大多数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在互联网时代成立(或重生)的原因。

不难想象,如果互联网是由跨国媒体集团创建的,其目的是销售小部件、提供广告或收集用户数据以获取利润,那么互联网如今将会有多么不同。

然而,“互联网企业”是元宇宙现阶段的期望。当互联网诞生时,政府实验室和大学实际上是唯一拥有计算人才、资源和建立“互联网”的雄心的机构,而营利性组织中很少有人能想象到互联网的商业潜力。当涉及到元宇宙时,这一切都反了过来,它正在由私营互联网企业开创和建造。

2016年,距离全球企业认真思考元宇宙还较早的时间点,Epic Games的Tim Sweeney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如果一家中央企业获得了元宇宙的控制权,他们将变得比任何政府都更强大,并成为地球上的神。”

尽管这种说法有些夸张,但据花旗(Citi)和毕马威(KPMG)的说法,到2030年元宇宙每年可产生高达13万亿美元的收入。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估计,美国和中国的收入在8万亿美元,与高盛的2.5至12.5万亿美元的全球预测相似;麦肯锡预测元宇宙全球收入为5万亿美元。英伟达的创始人兼CEO黄仁勋认为,虚拟世界的GDP最终将超过“物理世界”。

也正因如此,人们对反乌托邦的恐惧似乎是合理的,而不是危言耸听。元宇宙的概念意味着我们的生活、劳动、休闲、时间、财富、幸福和人际关系中越来越多的部分将在虚拟世界中运行,而不仅仅是通过数字设备来辅助。元宇宙将是一个平行存在的世界,位于我们的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之上,并将两者结合起来。因此,控制这些虚拟世界及其组成单位(技术、原理)的公司,将比当今数字经济中的巨头更具主导地位。

因此,元宇宙将使当今数字存在的许多难题变得更加尖锐,例如数据权利、数据安全、错误信息和激进主义、平台权力和用户幸福感。因此,那些引领元宇宙时代的公司的理念、文化和优先度将决定未来是比现在更好还是更糟,而不仅仅是更虚拟或更有利可图。

随着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和最雄心勃勃的初创企业纷纷布局元宇宙,用户、开发者、消费者和选民必须明白,我们对未来仍然拥有代理权,并有能力改变现状,但前提是我们必须立刻行动。尽管元宇宙看起来令人生畏——实际上也没那么吓人,但这一变革时刻恰恰是人们凝聚起来,帮助元宇宙抵抗破坏和干扰,并建立一个更加平等的全球经济的机会。

就像1990年代和千禧年代的互联网一样,未来的大多存在不确定性。但我们可以理解元宇宙的运作原理和方式,从过往的经验中吸取应对错误的方法。我们可以利用这些信息来塑造未来,就像大型科技公司现在和将来会做的事情一样。正如那些企业精英常常提醒我们的那样,这关系到数万亿美元的成败——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生活也牵涉其中。

来源:http://www.gamelook.com.cn/2022/07/49087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