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会将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室内室外相呼应、静态展示和动态体验并举三种模式进行展示。线下展会规模约4万平方米,同时,搭建“云端智联”线上展览平台,设立云展览、云直播两大板块,实现24小时全天候内容输出。

 

 

自Meta入局元宇宙,微软、Roblox紧跟其后,耐克、迪士尼等大厂也开始入局,就连Gucci也盯上这块蛋糕,成为元宇宙的信徒。

1000多万毕业生在就业海洋里挤破头,这也给在元宇宙就业提供了机会。扎克伯格allin元宇宙让Meta成为元宇宙概念中最前沿的企业,其招聘网站上有103个针对元宇宙的职位开放,此外Meta还宣称要在未来5年在欧洲招聘1万人从事元宇宙相关工作。

至于他们的薪资,有业内人士称应届生能达到40万-50万元的年薪,10年经验的资深工程师达到100万-200万元,特别优秀的人才更是400万-500万一年,甚至有的上不封顶。

要想造世界,最缺不了两类人:一个“造”人,一个“造”景。

01.“全才”是元宇宙招聘统一标准

6月,杨浦“metajob”元宇宙招聘大厅中满满的“摊位”,求职者边走边看企业路演,随时与资深企业家、导师、同龄人交流,这样的新型线上招聘平台深得“00后”喜爱。

黄同学在投递简历后与各行业的hr进行了交流,他称自己的求职意向是“元宇宙方向的项目运营和策划”,在线上的交流过程中节约了不少时间成本,也让自己有了更多的试错机会。

这只是元宇宙的一种表现形式,人们可以在元宇宙里求职,更可以进入元宇宙,参与元宇宙的开发与制作,将线下的场景融合到互联网,让元宇宙成为下一个“互联网”。

进入全新的世界,首先要做的就是拥有自己的外观,“捏脸师”从不务正业的游戏兼职变成了元宇宙中的最基础的项目,工作要求他们会AI基本算法、开发工具,要懂得美术、心理,而每一个五官的位置均由一个参数表示,若用户上传照片便可以利用AI模型还原更真实的形象。

而捏脸的维度越细,形象越特特殊,越符合用户的需求,越贴近现实,而元宇宙要做的便是融合现实与网络,成为科技发展、实验的载体。

造人的有了,造景的需求更大。无论是画手还是设计师,在元宇宙开发者的眼里这些都是极具创造力的数字艺术创作者,他们决定着元宇宙的活力与审美,对元宇宙的运营至关重要,对任何一家公司的在元宇宙的开发都有重要的影响。

3D建模师、特效师、配乐师、音效师、场景建造师…头部创作者的成品效果越好,他们的年薪就越高,网易曾为了元宇宙的落地招聘建造师、捏脸师等岗位,年薪百万起步。

虽说在元宇宙中没有绝对的权力者,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够成为年薪百万的“创造者”。

以Meta开放的“元宇宙虚拟人软件工程实习生”岗位为例,要求应聘人有设计、创建等基于虚拟现实的工具经验,还要求实习生已经取得/获得相关领域的学士学位,有C++/C#等语言经验,以及Unity、虚幻或其他3D游戏引擎的相关操作经验。

然而元宇宙领域的策划,不仅要全盘精通,还要掌握最核心技术,各大企业以百万年薪争夺的,正是这一部分人才。随着元宇宙的概念被激烈讨论,部分企业仍未摸清自己最缺失的部分人才,求职者也不清楚自己适合什么岗位,因此有关元宇宙的岗位概括来讲只有一条标准:全才。

但具体的岗位分布,可以从一下六个板块进行理论推断:交互技术、物联网技术、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电子游戏技术、网络及运算技术。这是目前为止元宇宙最核心的6大板块,也是支撑元宇宙可以自由运行的关键所在。

前沿技术仍是开发元宇宙最大的难题,各国都在研究却都难以突破,比如脑机接口、人机交互、虚拟现实一体机等,如同电影《头号玩家》中的VR般,戴上头罩进入“传送舱”便能拥有游戏中的体感、视角,甚至体态、情绪都与现实无异。

这也许会是元宇宙就业的缺口,而元宇宙本身就是风口。与其盲目努力,不如找对方向,小米董事长雷军曾说:好的选择比人的努力更重要,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而企业与人才的双向选择决定了未来元宇宙发展的根基是否坚固。

据新浪VR&企查查大数据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2元宇宙年中投融资报告》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全球投融资总额达到了322.4亿元人民币,投资事件总数为205起。美国彭博行业研究调查报告曾显示,2024年元宇宙的全球市场规模预计可达8000亿美元。

未来我们可能会在元宇宙里工作,也有可能为元宇宙工作,而这一切早在游戏世界中便有了影子。

02.元宇宙是《MC》里的春天?

2011年《我的世界》正式发售,并一举成为史上销量最大的电子游戏,月均用户超过1.1亿人,相当于有超过韩国人口总数两倍之多的人在玩《我的世界》。

它是一款沙盒游戏,想象力与技术在这里完全不受约束,你会看见菜鸟自建的一套20㎡的小平房,也能看到建模大佬在游戏中完美复刻一座72万平方米的故宫城,创作、自由、交互、玩乐在这个世界中完全不受约束,直到2014年微软花费25亿美元买下《我的世界》工作室,这才让其“元宇宙”的属性被关注。

目前的元宇宙概念仍旧停留在较大的概念层次,而《我的世界》是元宇宙的托盘之一,游戏出身的它虽没有较大的商业价值,却给想进军元宇宙的业内人士更加深入了解认知的机会。

就连在Xbox主管菲尔·斯宾塞都称:《我的世界》就是一个元宇宙的蓝图,与数字改变自我、虚拟世界、社交网络相关联的其他大型在线游戏相比,《我的世界》能让玩家成为建造者去创造自己的游戏世界,这也是它在元宇宙概念中呼声最高的原因。

因此微软这25亿美元花的不仅值,还给微软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风口红利。时任CEOSatyaNadella曾在相关文章中写道:微软将采用软件主导的方式,不受硬件限制,此前推出的MeshforTeams就号称是通往元宇宙的门户,不局限于VR头显,电脑、手机、PC端均可使用。

不过要开发一个宇宙难度不小,从各个行业角度来看,元宇宙仍处在发展的早期阶段,有一定的技术瓶颈,比如扩展现实技术(XR)便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发展成熟,NFT也暴露出元宇宙内并不健全的交易机制和定价规则。

除了科技发展,元宇宙还受到法律、道德等多重影响因素,前一阵子一女子便在Meta元宇宙游戏《地平线世界》中遭到男性虚拟人物的骚扰,而虚拟人物的接触令玩家手中的控制器产生震动,让受害者感到不舒服,Meta对此次糟糕的元宇宙经历表示:Meta有多种工具可以帮助人们在虚拟现实中保持安全,很遗憾受害人并未开启。

怎样才算是一个美好的世界?

在1982年科幻小说《雪崩》中,元宇宙的概念刚刚出现。它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有自己的规则、秩序,甚至发行、使用加密货币,有自己的共同价值与意识形态。

正如Meta的《地平线世界》是元宇宙的概念游戏般,众多科技公司加入这一“集体狂想曲”,贴上“元宇宙”标签,大炒概念拉股价,轻技术重想象,将元宇宙当成个框啥都往里装,最后催生“割韭菜”怪象。

光是最近一年我国申请“元宇宙”商标的数量超过1万件,又或是经营范围依旧,却将公司名更为“元宇宙科技”、“元宇宙传媒”等,最甚的是贩卖元宇宙课程,并称之为“打开财富大门的钥匙”。

虚火的背后正是核心技术的不足,让元宇宙沦为一个被盲目鼓吹的泛概念,这并不美好,也不是我们想看到的元宇宙。

有专家预测,元宇宙将在2050年建成,2030年才会真正铺开做,而现在讨论元宇宙的细节还尚早。就以VR为例,不一定要像扎克伯格说的要1000万台一体机销量后才会呈现爆发式增长,反倒是当身边朋友手中的VR一体机变成和苹果手机一样的炫耀级产品时,才说明VR时代真的来临。

既然VR时代来临,那元宇宙还会远吗?

参考:

“元宇宙”不能沦为概念游戏——红网

元宇宙招聘潮开启:500万高薪不稀奇,技术人才最稀缺——澎湃新闻

《我的世界》,一个以25亿美元身价入驻微软的元宇宙——隔壁赵叔

 

 

来源:https://www.donews.com/article/detail/6297/45507.html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