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体验展馆内集中展示了元宇宙核心支撑技术的发展状况以及目前的应用场景,比如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实时捕捉人的肢体动作,在虚拟世界里成像后形成一个“分身”,与他人进行游戏互动;通过AR增强现实技术,更好地理解机械运行的原理、高效解决故障难题;借助XR技术体验时空穿越之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未尽研究(ID:Weijin_Research),本文为作者在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的演讲内容,作者:周健工,原文标题:《元宇宙,没有终极版本,但概念在雪崩》,头图来自:《失控玩家》

首先看这张图,元宇宙正发生一场概念的雪崩,已经收不住了,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在谈元宇宙,为什么?因为“元”和“宇宙”这两个词在中文里都是顶级的大词,什么比“元”更终极?有什么又比宇宙更浩瀚?任何概念都可以装到元宇宙里面。

 

但是,当一个新东西,你认为它什么都是的时候,你很难界定它具体的用处和它的发展方向在哪里。所以与其说漫无边际地谈元宇宙,不如回到历史来挖掘这个元宇宙的概念的源头在哪里。我自己也相信一种研究的方式,不管科技上的概念还是深奥学问中的概念,当你不懂的时候,回到它的源头,寻找它产生的背景和演变的轨迹,总是能搞懂的。

元宇宙(metaverse)这个词来自赛博朋克科幻小说的代表作《雪崩》,今年出版30周年。

这本书对于互联网的发展产生了影响,作者斯蒂芬森预言了很多未来互联网发展的方向和技术、应用、产品和场景,如谷歌地球。

这本书从1992年看21世纪第二个十年代,30年前看当下的世界、当下的美国。他描绘了两个未来世界,一个是未来的现实世界,一个是未来的虚拟空间,也就是元宇宙。他设定了美国所呈现的全球化失败,这个国家已经分崩离析,洛杉矶等国际化的都市,已经被各个准政治化的实体统治着,这些实体甚至包括外国的大公司,而联邦政府已经被掏空。这不是正是有些人正在诅咒的另一个超级大国吗?

《雪崩》在2009年进入中文世界,metaverse翻译成超元域,而不是元宇宙。它是反乌托邦现实世界中衍生出来的虚拟世界,由代码创造出来的虚拟结构。书中提到元宇宙中人物的逼真度,当三维动态图像2000×2000像素的时候,与肉眼所见无异。如果真实由肉眼所见的像素界定,那么算力决定了真实,当算力足够强大的时候,那些由代码形成的人与物超过肉眼可辨的颗粒度的时候,是不是虚拟的东西比真实的东西更真实,或者哪个是真实的?哪个是虚拟的?技术改变了虚实的界定,也改变了对元宇宙的认识。

在《雪崩》里,男主戴上眼罩和耳机,就进入了元宇宙,和女主在元宇宙里面进行互动。元宇宙是一个全球化、统一的空间,有1500个人类控制的化身参与其中,当1992年这本书出版时,互联网的用户刚刚还不到1500万。书中出现了大量的巴洛克式的细节描写,尽管现在读起来有文字堆砌之感,也曾经产生非常强的沉浸效果。

1992年的时候,互联网刚刚开始普及,1993年浏览器才发明。整个90年代属于信息高速公路和互联网,2000年前后互联网泡沫崩溃,之后就是web2降临,产生了社交、虚拟现实、3D、物联网、第二人生,等等。当互联网涌现出这么多新的东西的时候,用什么概括它?

2007年时,有一帮技术极客、互联网的创业者,大公司的企业家,还有研究人工智能的学者,不由自主地想起了metaverse这个词。他们发表了一份报告,《元宇宙路线图》。当时乔布斯刚刚发布iPhone。

元宇宙路线图

报告讲了四个技术的维度,一是化身和身份的技术(intimate);二是连接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技术,有点像物联网技术;三是仿真技术;四是增强现实的技术。四个象限代表了元宇宙发展的四个方向,包括虚拟世界、镜像世界、增强现实、生活纪录(lifelogging)。在web2的时代,报告提出了互联网从2D时代向3D时代迁移,对元宇宙的发展,做了中期与长期两个十年的展望。技术上的预言偏保守,而人类社会将进入一个“无畏的虚拟新世界”。

元宇宙的概念在30年前互联网刚开始普及时被提出,在15年前互联网发展到web2的时候,被用来定义下一代互联网,即3Dweb。所以元宇宙到今天,并不应该被当成一座沉寂多年才爆发的火山。

因为技术的发展,我们又在重新定义元宇宙。被频繁引用的是Roblox提出的8个要素。而鲍尔(MatthewBall)的新书《元宇宙改变一切》,元宇宙的定义也有8个要素,它们之间有所不同。我认为元宇宙最核心的要素就是鲍尔提到的前面4个,即虚拟、3D、渲染、互操作。

Roblox和鲍尔的定义,都没有谈到另外两个非常流行的概念,即言元宇宙必称的web3和区块链。鲍尔在书中有一节专门谈到,元宇宙不是web3,但两者同时出现,web3对于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元宇宙是至关重要的。

元宇宙不仅仅是技术进步的产物,它也是一个文化演变的产物。人类有一部幻想的历史。《伟大的虚构》这本书介绍了一百本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虚构作品。《雪崩》中的“雪崩”病毒,就是来自苏美尔文字生成的代码。人类最古老的史诗《吉尔伽美什》的故事,通过人类的文化基因,嵌入到了未来世界中的虚拟空间。

到了信息时代,元宇宙赖以产生的土壤,正是以硅谷为代表的信息科技文明,“物质的现实,可以想象成信息系统”。有一本书《数字乌托邦:从反主流文化到赛博文化》,可以顾名思义。其中的一个关键人物,《环球概览》创始人布兰德(StewartBrand),是这样谈元宇宙的:“复刻人类的经验与体验;它是未来,让人感到熟悉的未来。”

溯源metaverse这个词,也要从cyber开始。它来自于维纳写的Cybernetics(《控制论》),谈到了生物系统和机器系统之间,通过信息的传递与反馈是可以打通的。计算机会不会把信息系统引向一个独立于人类的系统和空间?《控制论》的流行,激发了追问与想象。维纳的第二本书《人有人的用途》,甚至担心技术可能产生一种反乌托邦的世界。

在斯蒂芬森提出元宇宙之前,吉布森在《神经漫游者》提出了cyberspace和matrix。在2003年出现了SecondLife之后,是元宇宙与3D互联网的提出。

元宇宙可以放到人们对物质世界的信息化的认识进程中去看。最近突然热起来,首先是因为技术又在上一个新的台阶,如5G、算力、带宽、区块链的技术、渲染的技术、智能物联网的技术等,它们组合起来,似乎在接近下一个大事件的临界点。另外一个原因,是Roblox打着元宇宙的旗号上市以及Facebook改名Meta。

但Facebook也曾经提出要搞加密稳定币Libra,当时轰动了世界,结果后来怎么样呢?Meta已经在元宇宙上花费了100亿美元,同时市值也跌了一半,所以不要太在意这些表面上的轰动。

元宇宙的文学底色是赛博朋克,我看的不多,只是有所了解。在数字乌托邦与反乌托邦里,技术的强大可能超越人类的控制,它可能成为权力的放大器,被用于邪恶的目的。赛博朋克有一种对资本主义的批判精神,如它所揭示的“高科技、低生活”。赛博朋克里反复出现的主题,是那些控制技术的邪恶势力把人民排挤到底层与边缘,而其中的极客、黑客、刀客们又能破解邪恶势力的技术,并最终战胜它们。

赛博朋克的游戏或者应用有一个特点,它是文化的多维交融,创意者、制作者、题材、元素、场景、受众都是跨国和跨文明的。赛博朋克中的亚洲元素,地位在逐步地上升。以往小说、影视与游戏中的亚洲人,颜值不高,形象也不高大,他们的城市总是嘈杂、灰暗、肮脏的。但是这些正在改变,亚洲的摩天大楼更高耸,基础设施更先进,机器制造更庞大,电子产品和机器人更酷炫,这些赛博朋克里面的元素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谈到中国的元宇宙,看下这张米哈游的《原神》图,底色和赛博朋克完全不一样。赛博朋克的画面灰暗混乱,城市充满了贫民窟,即使是高楼大厦也是光怪陆离的;但是中国的游戏,往往看到的是清新的自然和传统的建筑、街道、城市场景,底色要比赛博朋克明亮许多。

原神

如果我们就从虚拟3D技术来看,中国做元宇宙有几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元宇宙的应用起源于游戏。中国有全球最大的游戏产业,腾讯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100%拥有Riot,40%拥有EpicGames,腾讯投资了上百家头部游戏相关科技公司,腾讯还提出了“全真互联网”。

字节跳动的Tiktok已经风靡全世界的年轻一代,它收购了移动VR公司小鸟看看。大家期待中的苹果AR/VR头显也将于2023年首推,起名Reality。上海的游戏公司米哈游提出一个口号,到2030年创造拥有10亿人的虚拟世界。国际上对中国做元宇宙是非常期待的,也是非常看好的。

元宇宙的技术与创新如果在中国取得成功,它的应用领域可以有很大的拓展空间。

新全球化的新空间。这些年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们遭遇了逆全球化、地缘政治冲突、供应链的断裂,但人类在数字世界的交往没有减弱,反而在加强。在数字世界的交往,是否在创造新的空间推行新一轮全球化呢?元宇宙是非常值得看好的领域。

地球的数字孪生。鲍尔认为世界上最好的元宇宙产品,是《微软模拟飞行》游戏,渲染出了几万亿棵树中的每一棵,还有地球上几乎所有的道路、建筑、机场和山脉,你在模拟驾驶舱里面俯视的世界和面对的天空,比实际飞行中的更真实。地球的数字孪生如果变成现实,最大应用是应对气候变化。

经济增长的新边疆。各种各样的研究和报告都在谈元宇宙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会带来多少万亿的经济价值等等。

文化产业的新平台。元宇宙经济主要是创意者经济。

中国品牌全球化的载体和加速器。中国的产品和品牌,从今年以来看到一些非常明显的新特点,发生在新的空间和场域中,以后也会越来越多出现在元宇宙中。

新的巨头。也许不再是新的社交巨头、新的搜索巨头和新的应用市场巨头,很可能出现在以前没有出现巨头的领域,如教育、医疗、工业的领域,但又要是开放的和可以互操作的。

鲍尔在其《元宇宙改变一切》中提出,中国将“最有可能构建元宇宙”,他对中国的看好,基于以下几个理由:

中国消费者、开发者、政府之间的合作。美国是互联网巨头对网络空间寡头式的统治,政府的反垄断也很难对付,而各种各样去中心化的技术如区块链、web3等,进展得也远低于预期。鲍尔认为中国这一套机制是值得期待的。

中国的数字基础设施是全世界一流的,全覆盖、低延迟、高容量,5G技术。

中国数字支付走在全球前列。中国虽然不用加密货币,但是中国的数字支付是全世界最先进的,普及率最高,已经成功连接起实体与数字经济。目前政府正在大力推动的数字人民币,在元宇宙里面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值得观察。

中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建立起元宇宙的互操作。这在当下美国的互联网巨头主导的生态下,几乎是无解的。中国可能会有自己的方式,因为中国政府可以建立起互操作。

最后我的几点思考:

如果在元宇宙投资创业,应该聚焦在核心的技术、核心的生态和核心的基础设施。先有技术和商业的成功,才有其他领域的创新。

《雪崩》里的元宇宙,脱胎于一个全球化混乱的现实世界,(而我们)在构建元宇宙时,不要放弃让现实世界更美好。

元宇宙没有终极版本。元宇宙不是由算力决定的,而是人的想象力决定算力,而且算力永远跟不上人的想象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未尽研究(ID:Weijin_Research),本文为作者在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的演讲内容,作者:周健工

 

 

来源:https://www.huxiu.com/article/652573.html

元宇宙网:载图文来源快照及配图来源的免责声明【202209】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