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新式茶飲第一股”出現在資本市場的奈雪的茶下半年似乎並不順利。

自奈雪的茶正式登陸港交所以來,股價便一路下行,截至12月10日港股收盤,其股價報收8。83港元,累跌55。40%。敲鍾上市時320億港元的總市值,如今也只剩下151。45億港元,蒸發了一半不止。

在其正式上市五個月後恰好迎來了品牌六周年,借著這次機會,奈雪一口氣追了元宇宙、盲盒、潮玩、NFT四大風口。

新茶飲,“卷”入元宇宙

新茶飲,即指的是采用優質茶葉為基底,輔以不同萃取方式的濃縮液,同時又根據消費者偏好可以適顯添加新鮮牛奶、進口奶油、奶蓋、各類水果堅果及不同小料調制而成的現制飲品。

目前市面上主要以奈雪的茶、喜茶、茶顏悅色等品牌為代表,也正是這個市場,將“內卷”二字演繹的淋漓盡致。

這裏的“卷”剛開始多體現在SKU上,當某一家品牌推出了一款爆品,其他品牌往往蜂擁而上,導致行業內同質化極為嚴重。

比如在今年,以黃皮和油柑兩種小眾水果為主制成的果茶風靡一時,於是很短的時間內,喜茶、樂樂茶、益禾堂、茶力的小怪獸、果呀呀、Gaga鮮語、鄰裏、穀予等新式茶飲品牌,皆推出了以黃皮為原料的新品。奈雪的茶、樂樂茶、喜茶同時還推出了油柑口味飲品。

越來越“卷”的新茶飲,自然是不會放過周年慶這個“噱頭”。4月份的小主節,茶顏悅色推出100送50的活動;同樣是長沙本土品牌“楂堆”,在11月25日的四周年活動上,也有著同樣大手筆的充值活動。

在這樣的背景下,奈雪的未來不容樂觀。

愈發激烈的行業競爭是一個原因,除此之外,據奈雪的茶此前披露的招股書顯示,奈雪去年的營收超30億元,但仍處於虧損狀態,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公司淨虧損分別為6970萬元、3970萬元及人民幣2。03億元,三年累計虧損超3億元。

虧損擴大,口碑也“翻車”。奈雪先是因為提供不實的“2020年從業人員工資總額指標“,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統計法》,被北京市西城區統計局處以2。8萬元罰款;隨後又被爆出門店內發現“蟑螂亂爬、水果腐爛、抹布不洗、標簽不實”等問題。

至此,這個“新式茶飲第一股”也沒有逃脫上市即破發,股價不斷下跌的命運,對現在的奈雪來說,亟需講出一個“新故事”來提振資本市場的信心。

“元宇宙”就是它選擇的“新故事”。

大霧四起,新茶飲布局元宇宙道阻且長

之所以說奈雪一口氣追了元宇宙、盲盒、潮玩、NFT四大風口,是因為12月7日,也就是六周年當天,奈雪推出了品牌大使――NAYUKI。

這個IP形象頭帶奈雪標志性愛心塞,從眼睛到著裝都是奈雪LOGO綠,極具辨識度。同時還被設定為來自美好多元宇宙,喜歡在虛擬空間和現實生活中穿梭,探索每一個充滿美好的宇宙空間。

針對這一IP,奈雪先是推出實物版IP潮玩,根據奈雪官方小程序可以得知,其推出NAYUKI潮玩高約28厘米,售價為699元,限量1000套。除了潮玩之外,奈雪圍繞NAYUKI還同步上線了線上NFT數字藝術品。

這款NFT數字藝術品在線上以盲盒的形式發售,加上隱藏款一共有七款,全球限量發行300份。每一件數字藝術品擁有專屬唯一編碼,簡單來說就是這款NFT藏品不可複制、數量稀缺,同時不可以轉讓和交易,不具有投資屬性。

NFT作為元宇宙生態系統中極為重要的一環,奈雪入局一方面是因為,不管是元宇宙、NFT還是盲盒都是當下最熱的話題。據《年輕人們正在從NFT熱潮中賺錢》報道,全世界很多青少年們開始投入NFT作品創作,甚至通過NFT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所以對奈雪而言,這是鏈接Z世代的好機會,有助於其樹立年輕的品牌形象。

另一方面,10月底,奈雪曾發公告表示,2021年第三季度受到疫情反複暴發、門店運營團隊難以根據疫情變化作出調整,數字化措施還在調試、未對財務表現帶來預期增益,2021年新門店開辦費用等成本高於預期等因素影響,本季度內仍然錄得經調整淨虧損,預計2021年全年亦將錄得經調整淨虧損。

所以,選擇布局元宇宙也是奈雪加快多元化布局與擴張、尋找新增量,以及能否為奈雪未來構建更有趣、更有故事性品牌空間提供了想象力的一次重要節點。

話雖如此,但在《螳螂觀察》看來,想借元宇宙、NFT“翻身”奈雪還需要一些時間。

其一,布局元宇宙,奈雪並非“新茶飲界”的首例。據天眼查App顯示,蜜雪冰城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申請元宇宙相關商標,包括雪王元宇宙、蜜雪元宇宙和MIXUEMETA等。

並且通過蜜雪冰城的關聯公司可以得知,其業務還涵蓋了計算機系統服務甚至物聯網應用,其中物聯網技術作為元宇宙的六大底層技術之一,不難看出蜜雪冰城的精心布局,雖然其現在暫未有進一步的動作,但對於在新茶飲元宇宙和NFT沒有建立起壁壘的奈雪而言,仍然是一個不小的威脅。

其二,NFT作為奈雪布局元宇宙的切入點或許存在一定的隱患。今年以來,明星、大V、企業紛紛打造推出自己的NFT產品,數字藝術品儼然成為NFT落地最快的應用場景之一。

但同時,人民網也下場發聲:一些蹭熱點、炒概念等行為,也正在引起監管部門的警惕。行業人士認為,目前國內對於NFT的法律性質、交易方式、監督主體、監督方式等尚未明確,NFT存在炒作、洗錢和金融產品化等風險,對於NFT投資應該保持謹慎態度,警惕“擊鼓傳花”式的金融騙局。

因此,在NFT相關的法律法規還未正式落地之前,利用NFT布局元宇宙或許存在一定的風險。

一秒售罄,誰在為“NAYUKI”付費?

誠然,NFT存在這樣那樣的不足,但現階段它背後隱藏的熱度依然不可小覷。

周年活動當天,奈雪就在其官方微博中發文表示,300個NFT數字藝術品系列《創造美好》作品,1秒全部售罄,全球限量1000套「NAYUKI」也已經全部售罄,不免令人心生疑竇,究竟是哪些人在為此付費?

在《螳螂觀察》看來,首先當然是奈雪的“忠實粉絲”。雖然新茶飲不比飯圈,但根據此次奈雪生日季活動數據來看,售出的190萬張6周年限定儲值卡,老用戶占比89。5%。

由此可見,奈雪著實有一批忠實的擁躉,對這一部分用戶而言,NAYUKI這個IP以及IP對應的潮玩與數字藏品,都是奈雪的首發,意義非凡。

其次,則是看好NFT這個市場的業內人士。

今年以來,阿裏、騰訊、字節、小紅書、百度等互聯網巨頭紛紛進入這個賽道,網易旗下遊戲《永劫無間》IP授權發行了《NARAKAHERO》系列NFT盲盒,上線僅15分鍾便被搶購一空;騰訊旗下的PCG也推出了號稱“國內首個NFT交易平台”幻核APP。

根據DappRadar最近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自前期數字貨幣市場崩盤以來,用戶平均購買、交易和出售的NFT達到85787枚,日均交易額約為580萬美元,相比於今年一月增長了277%,而在六月份的前11天裏,日均交易額更是達到1490萬美元。

所以,即使NFT相關的法律法規還未落地,而且其應用場景依然局限在數字藝術、收藏品、以及遊戲等少數垂直領域,但仍有不少的人看好這個市場。因此,奈雪作為新茶飲界第一個推出數字藏品的玩家,一秒售罄也在意料之中。

最後,雖然奈雪在小程序中明確表示了此次推出的數字藏品不可以轉讓和交易且不具有投資屬性,但為NAYUKI付費的人中同樣少不了“投機者”。

以8月火幣NFT平台發行的小黃鴨紀念盲盒為例,其分為三種類型卡牌收藏品,從低級到高級分別是N卡、SR卡和SSR卡。這款盲盒的官方售價為99元,但在實際的交易中SR卡售價達到5000元,上漲50倍。抽到的SSR卡牌售價為9666。66元,上漲近100倍。

基於此,《螳螂觀察》在某閑置平台發現,奈雪的數字藏品也漲到了原價的5倍到18倍不等,甚至針對其“可以轉讓和交易”的特性,還“貼心”的提供綁定手機號的服務。

總而言之,一口氣追了四個風口的奈雪從營銷的角度來看絕對是成功的,但是元宇宙和NFT目前來看並不能延長奈雪的“生命線”。12月初,奈雪的股價還維持在9。4元左右,現階段維持在8。8左右的股價似乎也在從另一個角度告訴我們,資本市場對奈雪的態度並未因元宇宙和NFT有所改變。

奈雪或許需要元宇宙,但元宇宙現在還不需要奈雪。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