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10月12日,扎克伯格和他的Meta举行了一年一度的Connect 2022开发者大会。距离上一次的Connect 2021,扎克伯格宣布全力进军元宇宙,将Facebook公司改名为Meta已经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在Connect 2022上,Meta发布了全新VR头显旗舰设备Quest Pro,这款设备售价高达150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0755元。

据扎克伯格介绍:Quest Pro搭载高通骁龙XR2 芯片,附带10个先进的VR/MR传感器、空间音频、256GB存储空间以及12GB RAM;两个控制手柄也都各自搭载一枚骁龙662处理器和三个摄像头。

除了硬件之外,大会最大的亮点是扎克伯格请来了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为观众介绍Quest Pro的新功能。并且萨提亚·纳德拉宣布,微软将和Meta联手,一起在元宇宙中创造新的办公场景。

去年还在为元宇宙争得头破血流的两家公司,今年却笑语晏晏共同开发元宇宙。这一幕吊诡的名场面精准反应了一个现实:Meta和微软兄弟俩,都迫切面临渴求新核心转型。

微软Meta,江河日下

从Facebook改名Meta的一年里,扎克伯格的日子可不好过。

据了解,Meta现在的核心业务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旧业务;另一部分是以元宇宙为核心的Reality Labs业务。

在Connect 2021大会上,扎克伯格表示将会为元宇宙,投入150亿美元培养内容创作人才。

根据The Verge 5月份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Meta元宇宙相关工作人员一年之间增加7000人,目前已超过17000名,部门总人数也占到公司总员工的21%。而Facebook、instagram却在一年内进行了疯狂裁员。

也就是说,元宇宙一直在吸血Meta,扎克伯格将公司现金流全部投入到Reality Labs业务。但元宇宙却没有给扎克伯格足够的回报,据财报显示:Meta的元宇宙部门在2019年、2020年、2021年亏损分别为45亿美元、66亿美元和102亿美元;而2022年亏损更加严重,仅上半年就已亏损了超过57亿美元。

除了亏损之外,在今年2月,Meta改名后发布第一次财报,过于差劲的业绩直接导致Meta股价暴跌26%,市值蒸发超过2000亿美元。不算股价的话,在短短3年半时间里,扎克伯格已经为元宇宙烧掉了270亿美元,并且这个金额还在不断扩大中。

扎克伯格已经吃不消,只能向老对手萨提亚·纳德拉低头,邀请微软加入合力开发元宇宙。

但微软真的是救命稻草吗?可能也不尽然。

今年7月底,微软发布第四财季财报(截止到2022年6月30日),财报显示:第四财季营收519亿美元,同比增长12%;净利润167亿美元,同比增长2%。虽然依然保持盈利,但微软两项核心业务Windows操作系统和Xbox游戏机收入却出现下滑。其中,个人电脑业务部门下跌了2%,Xbox硬件收入下降了11%,Xbox内容和服务收入下跌了6%。

在如今,移动消费电子设备成为主流,智能手机的增长已经远远超出了个人电脑业务,个人电脑市场连续9年下跌,今年跌幅已达到历史高峰的13%。微软正在逐步丧失曾经在互联网的统治地位,逐渐被苹果、谷歌、高通等互联网巨头所超越。

不难看出,微软和Meta的核心业务都处于衰退中,需要拓展一个新的领域。而如果能完成元宇宙的搭建,就能像智能手机颠覆个人电脑,完成时代的更替,成为下个时代的主流。

墙外开花墙内香

Meta或者说扎克伯格之所以把全身家当压在元宇宙身上,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被TikTok压得喘不过气。

截止2022年上半年,TikTok全球下载量超过30亿次,TikTok月活跃用户超过10亿,连续多月蝉联App Store和Google Play软件下载榜第一。面对TikTok的强势,Meta旗下的Facebook、instagram节节败退。

Connect 2022大会上,扎克伯格无奈承认:“在社交媒体转变新趋势时Meta慢了一拍,这个机会被TikTok抓住了。”

除了在社交领域碾压Meta以外,字节跳动在元宇宙上,同样和Meta开始激烈角逐,开始研发生产“通往元宇宙的大门”VR设备。

2014年,Facebook在以20亿美元高价收购了VR设备厂商Oculus;2021年,字节跳动则以约90亿元超高溢价从腾讯手里抢来VR设备厂商PICO。就在Meta发布新款旗舰VR头显设备Quest Pro之前,PICO也发布了新产品PICO4。虽然配置上比起Quest Pro略逊色一筹,但PICO4的定价相对低廉,在国内拥有大批购买用户。

据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PICO出货量达到50万台,到了2022年第一季度就出货了17万台,是当之无愧的国内VR硬件设备市占率第一。PICO4虽然字节跳动和Meta都是社交为主的企业,但PICO和Oculus还是有本质上的不同,抛开硬件配置,最直观的能感受到的就是售价。Quest Pro起售价高达一万多元人民币,而PICO4的起售价却是2499元起。

除此之外,Quest Pro主要面向B端用户,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最先要解决的就是企业问题,办公人员能否在虚拟世界里完成全部的工作。

而这次和微软的“联姻”,就是将微软旗下的Teams、Office、Windows以及Xbox云游戏将全部引入Meta的Quest Pro中。

在扎克伯格的构思下,Quest Pro首先是一个先进的生产力工具,优先为企业和公司服务。与To B的Quest Pro不同,字节跳动的PICO4核心内容场景是直播、游戏、视频、影视等泛娱乐领域,也就是说PICO4是一款不折不扣的To C产品。一个偏向高端市场,而另一个偏向低价市场,这对产品本身并没有高低对错之分,但以全球市场来说,依然是Oculus的天下。

据统计,Oculus已经占领90%的全球VR硬件设备市场。虽然说在国际市场稍微逊色,但VR作为元宇宙的大门,依然是资本们投资元宇宙的第一选择,国内VR厂商迎来了井喷式增长。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VR企业数量突破3000,2020年的新增3400家,到2021年VR相关企业的注册量暴增至4800余家,同比增长52%。

不仅仅是字节跳动,越来越多的大厂开始亲自下阵,做起了VR生意。就连刚刚上演“真还传”大结局的罗永浩,也将VR作为下一个东山再起的新项目。

大厂蠢蠢欲动

今年1月有相关媒体报道:腾讯准备斥资27亿,收购原本是小米旗下的黑鲨科技。收购之后,黑鲨科技将放弃手机业务,把业务核心转向VR/AR技术。腾讯提供内容,黑鲨提供VR硬件入口。这是继PICO之后,腾讯第二次报价VR设备公司。但经过9个月的波折后,腾讯还是选择终止收购黑鲨。

与腾讯的左右摇摆不同,更具“硬件基因”的联想已经抢先一步,主动出击。9月29日,联想宣布推出ThinkReality VRX,产品定位是“专为工业元宇宙设计的VR头显”,正面迎击PICO4。

此外还有老牌电视品牌创维,正式推出VR新品牌Pancakexr,并发布该品牌旗下首款消费级6DoF短焦VR一体机。元宇宙经过一整年的炒作、喧嚣、冷却,终于摆脱了圈钱和浮躁,迎来了务实的阶段:先从克服VR虚拟现实技术的小目标开始。

Meta选择与微软一起登上了元宇宙的船,至于这艘“船”是救世的诺亚方舟?还是注定走向灭亡的泰坦尼克号?一切都是未知数。

但VR这把“虚火”还要再烧一会。

 

 

来源: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22-10-14/2499130.html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