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的采访中,扎克伯格承认,他为元宇宙打了一个长期的赌,预计未来几年不会赚到钱。但他也仍有信心:“品牌重塑在最开始会非常消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逐渐改变这种局面。”

 

美国经济学家泰勒·考恩在《大停滞》一书中曾提到,至少从17世纪以来,美国的经济就享用了无数“低垂的果实”,而如今“低垂的果实”已耗尽,科技创新也走到了“科技高原”,遭遇高原“窒息”。

大环境如此,放在Facebook身上也同样适用。

自从2018年“剑桥门”信息泄露丑闻后,这家全球社交巨头遭遇瓶颈,一方面,扎克伯格年轻有为的创始人形象一落千丈,另一方面,Facebook用户在突破20亿规模后几无增长,广告业务也逐渐显露疲态。

快进入不惑之年的扎克伯格决定放手一搏,改头换面闯进元宇宙世界。

然而从Facebook改名Meta起,一年时间围绕在扎克伯格身边的唱衰声只增不减。

今日,Meta发布了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负责元宇宙的部门更是亏损创下历史新高。

即便是豪掷千金,Meta的元宇宙事业也暂无起色。

根据外媒近期披露的一份公司内部文件显示,Meta寄予厚望的“元宇宙旗舰平台”——Horizon Worlds,目前的MAU还不到20万,而此前据传Meta设立的目标是年底MAU突破50万,如今已下调为28万。

All in元宇宙一年,扎克伯格交出的成绩单似乎难令人满意。

空荡荡的元宇宙是“可悲的”

在Facebook改名Meta后的第三天,有一位元宇宙人士谈到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设想,他提到:“对于元宇宙,所有人都在盲人摸象,有人摸到了象腿,有人摸到了象鼻,有人摸到了象尾,大家都觉得自己摸到的就是那只完整的大象。扎克伯格也不例外,他摸到的是VR/AR设备,就觉得这是元宇宙的决定性要素,乃至不可或缺的要素。”

正如他所说,VR是扎克伯格押注元宇宙的重心。

在不久前的Connect大会上,Meta发布了*代高端VR设备Quest Pro,之前Quest系列主打娱乐领域,这次的Quest Pro Meta盯上了办公场景,也就是说,Meta希望将Quest Pro打造成新一代办公产品,对标电脑,甚至手机。

为此,Meta出人意料地宣布了与微软的战略合作,将Microsoft 365搬进了Quest,用户可以在里面使用Word、Excel、PowerPoint、Outlook等办公软件。

相比Quest系列,Quest Pro新增了一组5个面向内的摄像头,可以观察一个人的面部,跟踪眼球运动和面部表情,虚拟形象因此可以呈现更多细节,包括微笑、皱眉和眨眼。

除此之外,Quest Pro还支持显示全彩色直通视频,通过高分辨率的外向摄像头捕捉外部景象,将其渲染在头显内部,也就是混合现实。

但Quest Pro性能的升级给续航带来了更大的压力,Meta表示Quest Pro的续航只能维持1—2小时,并且不支持快充,与Quest 2的503g相比,Quest Pro的重量甚至达到了722g,价格更是来到1499美元高位。

想通过这样一款产品来替代PC显然不现实,而除了VR硬件,软件生态的适配同样是元宇宙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去年12月,Meta搭建了名为“地平线世界”(Horizon Worlds)的元宇宙平台,并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豪掷数十亿美元用于后续的维护及开发。

但这个被寄予厚望的元宇宙平台正是开篇提到的用户不足20万的Meta“元宇宙旗舰平台”,Meta甚至在文件中以“一个空荡荡的世界,是一个可悲的世界”来形容地平线世界。

在这份文件中还显示,Horizon Worlds的许多用户仅登录过一次后便不会再进行尝试,甚至该平台的用户数自今年春季以来一直处于稳步下降的状态。

此前Meta方面曾透露,截至今年2月,Horizon Worlds已经建立约1万个独立世界。但在这份文件中显示,该平台目前只有9%的内容拥有50以上的访问人次,其他大多数内容则从未被人访问过。

今年9月,Meta元宇宙产品组副总裁Vishal Shah表示,用户和创作者都抱怨Horizon Worlds的虚拟现实社交体验和迄今为止最接近虚拟世界的东西相比,质量低下,漏洞百出。

不仅是外部用户不“买单”,就连Meta内部员工也很少使用。

VR头显鼻祖Oculus创始人Palmer Luckey也公开表示“Horizon目前来看确实不是一个好产品”。要知道此前Oculus以2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Facebook。这笔交易是扎克伯格向元宇宙所投资的150亿美元的一部分,Meta也是在Oculus基础上开发元宇宙硬件设备。

更让扎克伯格出糗的是,今年8月扎克伯格上传了一张自己在Horizon Worlds里虚拟形象的自拍,但这张粗糙的背景建模、过于平面化的僵硬“自拍”一经发出就被全网群嘲,“就像2002年的任天堂GameClube”,“甚至比不上90年代的PC游戏”。

为了“一雪前耻”,在Connect大会上扎克伯格首次展示了在Horizon Worlds中的全身虚拟形象,人物相比以前增加了双腿。

在元宇宙世界拥有“腿”,并非一件易事。由于硬件设备没有下身传感器,追踪范围有限,无法准确得知用户双腿实际位置,因此往往虚拟现象只有上半身。

但扎克伯格这次宣称,Meta建立了一个AI模型,通过摄像头跟踪并预测整个身体的位置。只靠一个VR头显,就能实现全身动捕,在虚拟世界精确还原全身和每一个动作。

可以说这是元宇宙里程碑式的突破。

然而很快扎克伯格的这一演示视频就被爆出是假的。外媒RoadtoVR称,Meta视频里跳来跳去的扎克伯格是靠第三方动捕技术来实现的。

Meta的一位发言人解释道,视频只是“用来做说明和前瞻性演示”,大家想用上这个新功能最快得等到明年年底。

尴尬的Mate:高管出走,业绩下滑,市值大跌

一边是烧钱的“元宇宙”不知何时能进入正轨,另一边是Meta的主营业务社交和广告收入正在不断下滑。


来源:猎云网

自从all in元宇宙后,Meta共发布过四次季度财报,根据Meta 2022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Meta第三季度营收约为277.14亿美元,同比下降4%。

与此同时,MetaQ3净利润约43.95亿美元,这已经是连续四次季报净利润下滑。

Q3尤其是负责Meta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项目的部门Reality Labs的亏损达37亿美元,高于一年前的26亿美元和上季度的28亿美元,创下了亏损历史新高。

今年以来,该部门已经亏损了超过90亿美元。而Meta CFO Dave Whener表示,Reality Labs的亏损趋势不太可能很快逆转,预计2023年其经营亏损将同比大幅上升。

随着业绩的下滑,Meta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也差强人意。今年以来,Meta股价一路下跌近60%。

而扎克伯格的身家也迅速蒸发。据统计,扎克伯格的个人财富今年损失了一半,相当于蒸发了710亿美元。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扎克伯格以559亿美元的身价在全球富豪榜上的排名已下滑至第20位,这是自2014年以来扎克伯格的*排名。

裁员、冻结招聘、高管离职也不断发生在Meta。

今年以来,Meta AI研究副总裁Jerome Pesenti、Horizon副总裁Vivek Sharma、首席技术官Mike Schroepfer、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Meta负责企业发展的副总裁Amin Zoufonou、首席产品设计主管、副总裁Margaret Stewart等高管相继离开Meta。

这其中有不少人已在Meta工作十年以上,桑德伯格甚至是Meta仅次于扎克伯格的二把手。

为了缩减开支,Meta通过重组部门“静悄悄”裁员,同时,暂停向应聘者发放新职位、招聘和内部调动。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家公司在转身之际,似乎并没有得到内部的理解。

近日,有外媒称经过对1000名Meta的员工调查发现,42%的员工不清楚公司的元宇宙愿景。此前,还有员工表示,在内部元宇宙项目被戏称为M·M·H,即Making Mark Happy(让马克开心)。

这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今年以来高管的频繁出走或许也出于对Meta激进进军元宇宙的不信任。

连Meta的长期股东Altimeter Capital也在近日致信Meta,呼吁其限制元宇宙项目支出,CEO Gerstner认为,Meta的元宇宙愿景还需要10年左右才能真正实现。以每年100亿美元的投资来算,在未来Meta还需累计投入1000亿美元。“就算是在硅谷,这一投资规模也很可怕。”

在最近的采访中,扎克伯格承认,他为元宇宙打了一个长期的赌,预计未来几年不会赚到钱。但他也仍有信心:“品牌重塑在最开始会非常消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逐渐改变这种局面。”

 

 

来源:https://news.pedaily.cn/202210/502798.shtml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