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JI方面表示,预热发布的轮廓草图是MUJI对市面上数百款电动车车型进行研究、解析,然后总结出共通部分从而设计出的轮廓。“素-MS01电动车”的设计理念还来自于MUJI的代表商品H型自行车。该款电动车延续了MUJI商品的设计理念,即化繁就简,仅保留最需要的部分。


大数据够大了,流量也已经过载,就像纳特·希尔弗所说的那样,你要在众多信息的噪声当中,去除干扰,抓住其中真正的信号。

这个专栏就是要在风险投资和创新公司的世界里,帮你找到更确定性的信号。不管是在新消费、新科技还是新造车……任何领域,总是有新的机会窗口在等待你去发现。

本栏目将聚焦于创投行业新的机会,通过对创投行业前瞻性的报道与判断,以及投资人注意力的深度解读,提供干货与价值。

在一束激光扫描视网膜之后,虚拟世界的大门便向你敞开。经由虚拟“化身”,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到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但又存在着紧密的社会关系的三维数字空间。身处其中,建筑、车辆、烟雾甚至死亡体验都令人难辨真假。

赛博朋克科幻小说家尼尔·斯蒂芬森在上世纪90年代末所描绘的Metaverse(元宇宙),此时读起来仍令人向往。自互联网出现开始,人类对虚拟空间的想象便不曾停止。从《神经漫游者》中网络空间、《黑客帝国》系列中的矩阵(Matrix),到《刀剑神域》中的“Sword art online”以及《头号玩家》中的“绿洲”,以假乱真的虚拟世界在文学影像创作中层出不穷。

立足现实来看,虚拟世界正在走过从科幻想象到真正落地的过程。以V/AR(虚拟/增强现实)、脑机接口为代表的交互方式、越来越仿真的动作物理引擎、AI技术的应用、不断增大的网络带宽,众多尚未成熟的技术组成了虚拟世界的拼图。

2021年3月,游戏公司Roblox招股书中的一句“Metaverse(元宇宙)正在实现”,让Metaverse概念开始广受关注,也由此统一了资本市场对于“未来虚拟世界”的说法。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将Metaverse定为Facebook未来五年的发展方向,并组建起了相关产品团队。美国游戏公司Epic Games于今年4月获得10亿美元融资,并宣布将用于Metaverse业务开发。

在国内,Metaverse概念同样备受关注,如代码乾坤、Soul均宣布发力Metaverse。今年4月,字节跳动曾以近1亿人民币入股代码乾坤。而8月29日,VR(虚拟现实)创业公司Pico发出全员信,披露该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收购价格据悉高达数十亿元。除字节跳动之外,米哈游、哔哩哔哩等产业资本也在Metaverse赛道内出手频频。

热钱涌动之下,相关赛道的创业者们将如何看待Metaverse这一概念?目前的技术水平与商业化规划是怎样的?尼尔·斯蒂芬森在《雪崩》中所描绘的未来虚拟世界离我们还有多远?

Metaverse究竟是什么?

即便是赛道内的创业者,也得承认很难对Metaverse进行定义。

2020年10月,体育游戏工程师出身的王怡然决定与同事一起独立创业。凭借着此前的技术积累,他们一同创立了动作物理引擎公司Motphys。在完成天使轮融资后,Motphys给出了中长期可能的技术应用场景,Metaverse赫然在列。

“很难用几句话去解释清楚,”在被问及Metaverse的理解时,王怡然直言,“具体的形态目前大家都还在探索。”但令他确信的是,高沉浸感是Metaverse一大特点。而要实现这一点,真实的感官交互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他认为,优质的动作物理引擎未来必定是其中一环。

这一判断不无道理。Roblox CEO Dave Baszucki曾经给出过自己心中的Metaverse必要元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这一定义中,沉浸感被包含在内。国内最接近Roblox模式的代码乾坤,其标杆产品“重启世界”也选择使用自研的物理引擎以优化用户体验。

与Motphys类似,AR技术公司EM3认为自身专注V/AR技术对实现Metaverse 而言同样必不可少。在EM3 COO袁野看来,Metaverse主要有两大特点:客观化与具象化。客观化即指虚拟世界要能够持续在线、有稳定的经济体系与社交关系,每个个体都可参与建造但规则不可由某一个体篡改的开放世界。实现这一点就需要区块链、云计算等技术的介入。而V/AR实际上解决的是具象化的问题,通过链接更多感官实现更为真实的交互。

易凯资本在其发布的《元宇宙报告》中将Metaverse(元宇宙)这个概念分为三个层级,分别为资料层、交互层与技术层。资料层中包含人、物、环境;交互层中包含人与人的交互、人与物的交互;技术层即指所有提供技术支持的技术场景。

更具体来看,所谓资料层中可能有所突破的元素有资产的数字化上链、Metahuman、沉浸式观影;交互层则涉及到内容迭代、用户关系导入和资产协同;技术层面可能包含5G/AI/物联网/云/区块链等技术。

沉浸式观影对应着V/AR技术、内容迭代与用户关系导入对应着AIGC(AI生产内容)、类Roblox模式的UGC内容生产平台……作为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Metaverse将众多细分赛道联系在一起。真格基金投资总监兼华南区负责人关山行此前在界面新闻专访中曾表示,在众多底层技术尚未完备的情况,他并不认同创业团队要直接以打造虚拟世界为目标,而是应当选择更细分的切入点。 

事实上,创业公司的思路也正是如此。在谈及未来规划时,王怡然将Motphys定义为虚拟世界基础设施的构建者。“创建元宇宙就类似于重新打造一个世界,”他介绍说,“我们技术可以让虚拟世界里面的动作、物理法则,和真人世界更加接近。”

“某一方面的基础设施”是厂商们做规划时最常提到的词。在Metaverse这一宏观概念下,就像Motphys一样,各个厂商都选择从自身业务出发规划未来,试图成为Metaverse建设浪潮中的一环。

原文: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6542956.html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