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产业近年来也持续受到各地政府的高度重视。在今年4月6日,《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促进元宇宙创新发展办法》正式发布,黄浦区将从建设具有黄埔特色的元宇宙标志性场景、元宇宙关键共性技术与通用能力的价值创新与公共服务平台、特定研究方向的元宇宙相关项目等三个层面进行奖励,最高补贴分别达500万元。在布局元宇宙生态的过程中,与政府战略同频共振也成为元宇宙生态下来酷星球构建的核心理念。

 

今年Web3.0成为投资圈热捧的新概念,它将如何落地?

来源:21tech(News-21)

作者:杨清清

编辑:张伟贤

图源:图虫

“一头狮子生出来,总得去征服一片草原。”

在回顾自己最初的创业时刻时,郭成如是说。2002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2010年毕业于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并获得博士学位,此后在飞利浦研究院任职两年,但郭成最终选择跳出舒适圈,在2013年创立国承万通,并推出虚拟现实核心技术品牌STEPVR。

这个创业方向与当时的主流并不太一致。彼时,全球正沉浸在移动互联网头角崭露的锋芒中。

2013年,微信月活超过2.75亿人,成为移动互联网“超级入口”;Twitter于同年底上市,也进一步引爆了移动互联网。而在Twitter前一年刚刚上市的Facebook,随着移动用户正式超过桌面用户,创始人扎克伯格在2013年正式宣布,Facebook已成为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

谁也无法料想,八年之后,Facebook会改弦更张,从移动互联网公司全面进军元宇宙,甚至以更名Meta的激进方式明志。半年之后,与元宇宙关系密切的Web3.0进一步成为投资顶流。而随着潮水转向元宇宙、Web3.0之后,布局虚拟现实长达九年之久的STEPVR,以其还原五感的独创技术、软硬件系统布局的姿势立于潮头。

今年5月,STEPVR在北京正式对外发布了体现“五感”的全球首款元宇宙入门产品国承1号(VRGates01),让用户可以在3平米内的小空间内真实体验到虚拟世界。而为用户开启全新元宇宙空间的同时,从一定程度上而言,国承1号及其背后的STEPVR,也成为打开Web3.0时代的一枚钥匙。

“先有元宇宙,再有Web3.0落地,元宇宙是Web3.0的最佳落地场景。”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郭成判断道,“Web3.0的挑战就是元宇宙什么时候能发展成熟,发展有多火。只有到新平台,才能实现新的生产关系。”

Web3.0落地

继去年下半年资本市场“爆炒”元宇宙之后,今年,Web3.0成为投资圈热捧的新概念。

在5月全球221笔区块链融资事件中,Web3.0是最受欢迎的赛道,有101个项目获得融资。根据数据分析机构Crunchbase统计,2021年全球有152家风投机构投资了Web3.0独角兽企业。

尽管与海外机构相比,国内VC投资态度偏保守,但部分大厂仍有动作。如腾讯参与投资了Web3.0NFT游戏公司Immutable的2亿美元融资,包括阿里、百度等公司亦在NFT领域有所布局。

所谓Web3.0,目前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不过业内的共识是,作为下一代互联网,Web3.0时代的预设特点是开放的、确保隐私的、用户共建的以及体验升维的。

“Web3.0的价值点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这是核心价值点,”郭成分析称,这与Web2.0以平台为中心的特点相区别,“Web3.0以后,所有的信息、数据和记录都是属于个人的。”

目前,Web3.0通常会与元宇宙同时出现,在郭成看来这是一个顺理成章的事情。“Web2.0无法提出一个更高级的生产关系组合办法,无法在现有生产力情况下去实现,”郭成指出,在Web2.0时代应用市场的“蛋糕”已被分食殆尽,唯有到新的平台,才能实现新的生产关系。

而元宇宙正是这样的一个全新平台。“元宇宙之所以称为宇宙,就像现实宇宙,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现实世界的社交关系、房子等都属于自己。”郭成指出,这恰恰体现出Web3.0以用户为中心的核心价值点。因此,他判断称,元宇宙将成为Web3.0最佳的落地场景。

再往细处去看,虚拟数字人和VR娱乐则有望成为最先落地的应用,但前提是需要搭建核心的基础设施。“Web3.0首先需要技术型的基础设施,随后再进行商业探索,”郭成指出,“在元宇宙之后,出现了元宇宙的终端和新联网方式,就意味着实际意义上的落地。”

下一代计算平台

无论是元宇宙还是Web3.0,首当其冲是核心基础设施建设。对于与元宇宙过从甚密、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等同于元宇宙的虚拟现实产业而言,又应当如何构建核心基础设施?一度火爆的头显类的硬件产品是答案吗?

时间显然已经给出了验证。早在2010年,已有公司开始嗅到人机交互、体感交互的苗头,微软推出运动追踪传感器Kinect。2012年,Rift头显的开发者版本推上了众筹平台Kickstarter网站,3天内筹集100万美元。

直至2014年Oculus被Facebook以20亿美元天价收购,彻底引爆了行业热情,次年全球VR创业者暴增,大小公司纷纷推出各自的头显产品,虚拟现实成为“风口”上的资本狂欢。

但2016年之后的风口跌落也令行业尤显冷清。早在2017年,微软便已停产了Kinect,HTCVive等产品同样经历了销量下滑的时刻。毫无疑问,单纯的视听头显设备,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也难以获取用户粘性与复购。

“用户要的是一个VR的全沉浸式体验,VR也绝不仅止于头显,”郭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我们判断,对于VR而言,设备成本及复杂度只占20%左右,所以头显厂商想把整个VR体验都做下来,这是一件本末倒置的事情。”

在郭成看来,元宇宙的正确打开方式,应当是将包括视觉、听觉、触觉、嗅觉以及前庭平衡的“五感”真实模拟及还原,最终的结果才可称为虚拟现实。而这背后,又涉及到极高的技术门槛。

例如,STEPVR的大空间激光定位和动捕技术能够实现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1:1还原,计算延迟可控制在2ms以内,从而实现消费者在元宇宙中的精准“视觉”;

机器人力反馈技术能够保证虚拟世界实现真实触觉,提升“五感”体验;

全向运动系统更接近人类自然走路的步态,从而在虚拟环境中还原运动感;

智能控制算法则能够实现更快响应、更低延迟、启停更灵活等效果。

截自官网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自研技术之外,还需要匹配相应的产品模块与系统,才能够成为真正面向市场的产品。在受访过程中,郭成也多次强调元宇宙中“媒介”的作用,它不仅只是一个硬件设备,而应当是从硬件到软件、从基础技术到产品的生态闭环。

“中间每个环节都能成为一个非常有前景的技术方向,每一个都是需要三到五年时间去做技术和开发的事情,所以难度非常高。”郭成感慨道,STEPVR的创业初衷是实现下一代计算平台,希望推出能够替代PC、与手机共存的产品。“在九年时间内实现这件事很不容易,是每‘憋’一口气都要挑战自己生理和心理极限的事情。”

消费级市场可期

作为元宇宙的头部厂商,Meta的一举一动往往牵动着行业内的目光。

近日,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预测,2022年MetaVR头显的出货量将下滑25%-35%。这也意味着,去年销量一度达到1000万至1100万台的Quest系列头显,最终的出货量会下滑至700万至800万台的水平。

在郭成看来,这样的下滑无疑是补贴退坡所导致的。事实上,去年Meta采取了激进的价格补贴策略,将MetaQuest2头显的价格打到299美元的低档区,这也直接导致其在2021年出货量飙升。

不过,作为行业风向标的Meta,其头显销量是否意味着行业及用户需求的下滑?郭成认为,至少从STEPVR的数据来看并不尽然。

据介绍,目前STEPVR囊括消费端产品未来战场、国承1号以及生产端工具迈塔星系列。其中,未来战场是STEPVR在2019年推出的线下VR电竞体验店,专注于线下包括亲子、团建、聚会、竞技等多场景的应用。

迈塔星作为虚拟人生产工具,则应用于虚拟直播、虚拟分身、大型动漫、影视制作等场景。目前,抖音网红许安一、平头哥等都使用了迈塔星品牌的动捕设备。而新近发布的国承1号则主攻家庭消费市场。

从数据而言,郭成在上一代产品“未来战场”中看到了强烈的市场需求。截至2022年3月,未来战场在全国已建成140多家门店,合作门店数超过200家,覆盖超90座城市及超100万用户。

截自官网

其中,消费者第一次办卡的比例达70%,办第二张卡的比例达30%。此外,跨季度的消费者还有留存接近80%的比例。也正是看到潜在的用户需求,STEPVR今年计划将未来战场的全国门店拓展至500家以上。“消费者非常淳朴,你把事做对了他一定会愿意付费和买单。”郭成坦言道。

与此同时,基于这样的第一性原理考虑,郭成认为,在当下的行业节点,STEPVR愿意不计成本进行产品投入。所谓的不计成本,并非意味着高额补贴,而是将技术和产品体验做到极致。

“现在的问题是无论成本如何都要保持五感体验,从而增加消费者的复购与粘性,”郭成认为,“考虑成本应当是在产业成熟及大批量布设之后,随着批量增加进而降低成本。”

 

来源: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2207/15/t20220715_37874032.s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