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看过大量纪录片,他曾在日记里说,每有暇,携广平,驱直往大光明,看的就是非洲纪实之类的纪录片,因为他觉得此生去不了非洲,纪录片可以让他了解那里的实况,成为他拓知识野的窗口。”4月8日,在浙大城市院举的《记录·叙·审——国家话语体系构建传播首届长三角纪录片论坛上,著名文艺理论家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仲呈祥以这样一则小故事,开启了大家对纪录片魅力的探讨。


近年来,从《大国崛起》到《舌尖上的中国》,从《我们诞生在中国》到《柴米油盐之上》……形形色色纪录片不断涌现,它们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小众艺术,而成为不少民众日常观影体验的选择之一。

那么,什么是好的纪录片?我们又该如何过纪录片去更好地讲述中国故事?现专家们开启了一场头脑风暴

好的纪录片长什么样?

“讲好故,事半功倍。”在中国视协纪录片学术委员常务副长,纪录片导演祖光看来,一部优秀的纪录片,考验的是创作者对叙事结构的综合驾驭能力过交叉叙事等讲述形式给予观众强烈的文化体验,让纪录片具有穿越时空直指人心的力量。

好的故事,往往都是由一个个细节所组成。仲呈祥认为,对于纪录片而言,没有细节也就没有了感染力。而细节,是普通人生活,是化宏观为微观之后的细腻角。

英国导演柯文思的纪录片《柴米油盐之上》,成为在场学者频频提及的例子。《柴米油盐之上》于2021年7月15日播出,以基层村主任易地搬迁农民卡车司机杂技演员民营企业家等为原,讲述独的中国小康故事。

“以一个个小巧的个体故事来展现主题,给予观众平等参与感,更让觉得这是可信、可敬的故事。”国家广电总局中国纪录片负责人张延利说,该纪录片中的《琳宝》一篇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片子讲述了女主角琳宝开卡辛勤工作,渴望摆脱传统与乡村的束缚的故事,其间经历了恋爱婚姻离婚过程,虽非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完故事,但正是这种细腻真实的讲述,描绘出无数中国远离故土,艰苦奋斗,追求美好生活的画面,让西方人真正理解中国小康社会内涵

此外,近年来,《中国》《西泠印社》《掬月在》等国纪录片,则呈现出鲜明的中国美学中国气派中国范式。在现场专家看来,作为兼具真实性术性的影像文体,纪录片还应注重为观众营造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的高层次审美意。“像<西泠印社>这样的片子,正是取材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纪录片代表之一,其写意的背后都有着深刻的意义,由此呈现出一个友好开放的国家形象。”张延利说。

国际传播中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记录真实背后的价值观一定要坚持。”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星说。

日本纪录片导演是枝裕和曾说,纪录片并不是传达事实,而是拿着镜头的我进入一个状态中,拍摄我在那里看到的东西,拍下随着我和我的镜头的进入而发生的变化现实。在周星看来,纪录片在记录真实的同时,也包含着创作者对多重复杂性的取舍。

“在跨文化传播中效果较好的纪录片作品,有不少生动彰显了中国人对于世界哲学思考,并提炼展示了中文明精神标识。”张延利说。

上海广播电视台纪录片中主任王立俊认为,观众既希望了解宏观发展面貌,也好普通人的生活状态。中国纪录片在对外传播中,展现了无数鲜活细腻的个体形象,逐步破除了西方媒体塑造的关于中国的刻板印象。“这是中国纪录片国际传播时应有的‘温度’。”王立俊说。

在王立俊看来,真实的故事,真诚的态度,真挚的情感,是跨文化传播中的“硬通”;同时,针对质疑和挑战,中国纪录片还应主动国际关切。“国际传播中,要避免‘说满话’。”

在上广播电视台推出的《行进中的中国》中,提及鄱阳湖十年禁渔政策是否对当地渔民的民生带来不利影响时,并没有提供一个圆满、封闭的回答,而是通过主持人表示这个问题应该过几年再观察。开放的处理,让观众自己得出结论,更易令人信

跨文化传播语下,传播渠技术赋能等同样是在场专家学者关注的方向

现场,一位纪录片导演分享了自己在创作时的一项起来有点“卷”的创新。当时,除了整片播出,其团队还做了10条国际版短视频,其中阅读量最高的一条短视频总播放量达1.4亿次,点赞量达515万次,为纪录片带来巨大的传播影响力。“我们做每一条短视频都要讲究传播的到达率。”这位导演说,贯彻全流程的融媒体组织架构,也是立体化传播纪录片资源的一种新模式

而在张延利看来,纪录片与各类媒介技术融合还将进一步深入,在5G人工智能扩展现实技术集群的推动下,一系列兴技术形态的纪录片正陆续出现。“未来元宇宙纪录、ChatGPT纪录也不失为国际传播中一种值得期待的新形式。”张延利说。(潮新闻记者黄慧仙沈听雨通讯员徐婧)

 

来源光明网-潮新闻

https://difang.gmw.cn/zj/2023-04/09/content_36485297.htm

配图:pixabay